返回书页首页加入书签目录

第四十章 厌胜禁俑祭术

    老头子怪叫一声,鱼腰猝然一弯,扭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层层叠叠的鳞片浮出鱼身。魔人临死反扑的突刺扎中鱼鳞,当即打滑,难以受力,向旁“呲溜溜”地擦过。

    魔人不甘地瞠视支狩真,歪头气绝。

    “你小字竟然拿我垫背!”老头子不满地甩了甩鱼尾,又阴恻恻地笑起来,“这样也好,只有手黑心黑的魔人才能活下来。”

    “我一心想为老丈多燃角烛,情急之下,才乱了方寸。”支狩真一边随口敷衍,一边抓住魔人尸体,想要放上鱼背,却拽之不动。

    魔蛙正伸着涎水嘀嗒的长舌,死死卷住魔人大腿,灯笼大的水泡眼狠狠地瞪着他:“小魔崽子,你特么讲不讲规矩?大家四六分账,你还想吃独食?死鱼鬼,你从哪个旮旯驮来的愣头青?怎地不教他些为人处事的道理?”

    支狩真不由一愕,老头子嘿嘿一笑:“他就是新来的,啥都不晓得。新人嘛,总有一股子冲劲。”扭过头,示意支狩真松开手。

    魔蛙含糊不清地骂了几句,舌头一转,犹如刀锋凌厉切过,将魔人的尸体分成两半,一大半甩给老头子,另一小半插在自家角烛上,才一路蛙跳而去。

    老头子对支狩真解释道:“为了避免战争霸权,共建和谐美好的幽门喉笼,我们几个角烛族群立了一个规矩。凡是被杀的魔人,大家见者有份。其实,魔蛙早就发现我们接近了,但没有提醒魔人。反正魔人死了,他分到的血更多。”

    支狩真心中恍然,这些地涡魔物显然不怀好意,把魔人当成了瓜分的美餐。老头子当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随时可能为了魔血,把自己出卖。

    魔人与魔人之间,不也一向如此么?他心头莫名地浮出一丝悲哀,再一次想到英招。这是来自魔躯,属于真罗睺的念头,随即被支狩真压下去。

    对走出百灵山的少年而言,出卖再自然不过,为此悲哀太可笑了。

    支狩真抓起魔人尸体,挂穿在角烛上,自己的流血速度立即停止,魔人的尸首以显眼的速度渐渐干瘪。

    焰光愈显璀璨,角烛“滋滋”作响,像发出心满意足的吮吸声。支狩真瞧见魔人的嘴角残留着几抹绿泥,他用手指捻了一点,凑近闻了闻。这是“骨生泥”,气味极其辛辣,里面生有许多细小的绒毛。骨生泥能修补断骨,也会使骨骼发生异变,甚至有一定几率生出相应的神通。

    “我要更多的魔人,继续找。”支狩真收集了一些骨生泥,又抓起几串金葡萄,毫无顾忌地一口气吞下。方士符籽纷纷化作珍贵的经验知识灌入脑海,识海的异变也得以继续,半具魔人尸体随之大幅缩水。

    老头子沿着嶙峋的乱石滩,左穿右绕,寻找其余魔人的踪迹。一路上,支狩真陆续撞见了几个黄级魔人,频频偷袭得手,在对方的殊死反扑下,支狩真连连受伤,肋骨被打断,服食了骨生泥才没有大碍。

    老头子偷偷地窥测支狩真,这个魔人已经贪欲熏心,受的伤也越来越重,再来几次搏杀,就离死不远了。

    乱石滩的边沿,老头子骤然停下,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一丝惊悸在眼中一闪而逝。

    支狩真顺着老头子的目光望去,乱石滩往外,是一片坑坑洼洼的荒田。零星的野谷子参差不齐,错落耸立,沉甸甸的谷穗粒像打磨发光的彩色珍珠,圆鼓鼓,亮闪闪,发出比角烛更为明亮持久的光晕,将四周照得纤毫毕现。

    支狩真心中一动,谷穗难道可以替代角烛,成为光源?他感到胯下魔物紧绷的背部肌肉,心念一转,并未轻举妄动,目光扫向四周。

    荒田四面的草丛里,各自藏匿着四个魔人,彼此相距数丈左右。其中三个黄级巅峰,另一个赫然是玄级魔人。他们跨骑着人脸鼠身的角烛魔物,贪婪的眼神聚焦在发光的野谷穗上。

    和老头子一样,四个魔人也没有动,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支狩真远远望见一个稻草扎就的草人背对着他,斜斜地插在荒田中央,它头上的破草帽垂下几缕长长的枯草絮,时不时地一摇一晃。

    支狩真瞥见稻草人的草帽,饶是他向来心性镇定,也不自禁地心头一跳。

    这顶草帽干枯脏污,帽檐上还漏着几个小破洞,由乱七八糟的杂草编织而成。颜色也混浊得很,垂下的几根长草絮形似缠绕的铰链,依稀辨出红里透紫的颜色。

    眠春草!

    支狩真的目光在草絮上停留许久,确定这正是巫族典籍里记载的眠春草。

    在诸多古老而神秘的巫族传承里,攻伐最有效的传承并非巫灵,因为巫灵太过罕见,属于特例,常人无法修持;也不是祖巫炼体功法,炼体术首要追求的是防御和巨力,其次才是攻击。

    祝由禁咒术堪称杀伤力第一,但施咒的材料十分稀少,又是只能用上几次的消耗品,不耐久战。

    唯有祝天十三录里一门“厌胜禁俑”祭术,集祝由禁咒术、巫族祭祀、巫符等众术之长,真正称得上是攻伐利器,无惧消耗。

    这门祭术一旦炼成,体内的中丹田——黄庭会生出一个虚实难辨的草俑。草俑以人祭咒,无需借助材料,各种攻伐手段层出不穷。最玄妙的是哪怕炼制者身死,草俑照样不死不灭,成为另一种奇诡的存在。

    厌胜禁俑祭术杀伐高效,但数万年来一直形同虚设,巫族无一人炼成。只因炼制草俑的四种草,一半已在人间道灭绝。

    四种草中,忍冬草随处可见,功能清热解毒通络,药铺常年备售。荧秋草为数不多,但只要在初秋月圆之夜追踪流萤,寻到孵化它们的腐草,就能找到一旁伴生的荧秋草。

    枯夏草、眠春草彻底在八荒绝迹,厌胜禁俑祭术也随之成为空中楼阁。支狩真的目光滑落到稻草人的后脑勺,一堆乱蓬蓬的杂草里,扎着醒目的黄绿色忍冬草,灰白发亮的荧秋草……

    支狩真忍不住想绕过去,瞧一瞧稻草人的正面,是否扎着乌黑如鹅毛的枯夏草。

    “啪”的一声,不待他有所动作,稻草人的独腿一抖一跳,陡然转过身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无下一章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 | 添加书签 | 打开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