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插座小说阅读网 ->都市·青春 ->太上执符简介
听书 - 太上执符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四十九章 梧桐花开,相见之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这是他数万年来梦寐以求的一幕,可是他却并不快乐!

    没有丝毫的快乐!

    看着道缘瞳孔中那说不出的癫狂、自暴自弃,他觉得痛彻心扉,然后猛然一推,将道缘从身上推开,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你疯够了没有!不过是麒麟族罢了,只待三族去了大势,你我在好生修炼,报仇对你我来说并不难!你这样自暴自弃,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

    道缘呆呆的看着他,捂着红肿的面孔,眼眶开始红润,然后又一次扑了上来。

    琵琶骨一痛,杨三阳身躯瘫软在地,被道缘扑在了地上。

    “你在做什么,自己最好想清楚,免得将来后悔!”杨三阳无奈的叹息一声。

    琵琶骨居然被道缘制住,他能怎么办?

    一旦被勾住琵琶骨,就算大罗真神,也要束手就擒。

    他能怎么办?

    道缘不管他,只是自顾自的扯去衣衫,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身躯。

    ……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只能享受。

    只是这一刻,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乐!

    一场风暴过后,道缘轻轻的披上红纱,趴在了他的胸膛。薄若蝉翼的红纱,朦胧中罩住了那曲线婀娜的**,道缘眼中泪水点点滑落,许久不语。

    杨三阳无奈,感受着被打湿的毛发,拍了拍道缘肩膀:“怎么样?后悔了吧!”

    “我没有后悔!”沉默许久,道缘方才开口,声音里满是低沉:“死过一次后我才知道,自从父母死后,唯有你与祖师,是真正待我好的。可是我却恨我自己,恨我过去的自己,辜负了你的一往情深、辜负了祖师的敦敦教诲。”

    “过去,没有人会怪你,关键是把握现在!”杨三阳叹息一声:“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未来的仇恨,我会帮你承担。”

    道缘默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许久。

    慢慢的坐起身,道缘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充满了血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就仿佛是要牢牢的、永远的将他记住一般。

    整理衣衫,道缘毫不避讳的在杨三阳身前,穿戴好了一身衣衫,然后又将他扶起,慢慢的整理着妆容。

    那一刻,像极了他梦想中的妻子!

    玉簪轻轻插入了玉冠,梧桐树上片片树叶飘落,落在了道缘的肩头,然后被其拿在手中,放在手中观望,似乎陷入了回忆,梦呓朦胧般道:“每次看到梧桐树下雨,我都似乎回到了孩提时代,在梧桐树下自由自在的奔跑。那个时候,虽然被上等血脉孩童鄙夷,但却也不知忧愁!可是自从父母死去的那一刻,一切全都变了,我也不再是我。”

    很认真的将杨三阳衣衫上最后一个褶皱抹平,道缘一双眼睛仔细的端详着他,然后将其鬓角处一丝丝被风吹乱的发丝束缚好:“你若能够度过火灾、雷灾,必然是一等一的美男子,未来不知要迷倒多少少女。我走后,你要好好待娲,她是一个单纯的小孩子,你千万不要叫她步了我的后尘!她虽然每日里都笑嘻嘻,但我却知道,她心中很苦的。种族覆灭,父母双亡的那种苦闷,我切身经历。”

    “你要走了?去哪里?外面麒麟族与凤凰族的人,到处都在找你,你若贸然走出,必然死路一条!”杨三阳忽然间心中一惊,欲要猛烈挣扎。

    “呵呵,别挣扎了!钩穿你琵琶骨的,乃是一件异宝,你纵使以先天灵宝寄托法相,也决然挣不开那宝物的束缚。此物乃是我父母杀身之祸的由头之一!就留给你了!”道缘慢慢站起身,一袭青衣,站在梧桐树下,与梧桐树的火红映衬,显得格外惹人眼球。

    伴随着那片片梧桐花雨,就仿佛是降临尘世的仙子!

    画中人!

    她本来就是仙子!

    “能不走吗?我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去送死!”杨三阳体内太极图转动,当真是磨不开那异宝,此时面带哀求的看着她,祈求道:“就不能为了我,留下来?求求你了!你出去必死无疑!你经历过那种天人永隔的滋味,为何要我也经历这种痛苦!”

    杨三阳在哀求!

    琵琶骨上的异宝没有丝毫动静,依旧是在紧紧的束缚其身上,挣脱不开!真的挣脱不开!

    “我已经没有了父母,不能在没有部族!我经历过那种痛苦,所以更不希望我的族人经历过那种痛苦!”道缘慢慢转过身,在他苍白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凉的!

    犹若玉石般的冰凉,伴有丝丝甜意。

    “你不能走!你不能走!走了你就回不来了!走了你就回不来了!”杨三阳在哭,此时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任凭其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修成无量神通,此时却显得格外无助:“你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道缘慢慢站起身,一片梧桐树叶,落在了其头顶:“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完话,道缘眼眶两滴泪水滑落,打湿了他的衣衫,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往外走。

    “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着那远去的消弱背影,杨三阳眼眶含泪,声嘶力竭的吼着。

    背影越来越远,眼见着即将走出八卦大阵,道缘脚步悠然顿住,然后转身认真的看着他满是泪痕的面孔,声音有些哽咽:“你知道吗?一个关于梧桐树的秘密。据传说,每过四亿八千年,先天灵根梧桐树便会开一次花。”

    “你日后若是找不到我,就在这梧桐树下等我,等到什么时候梧桐树的花开了,我那个时候就会回来!”道缘很认真的看着他,似乎要铭记他的全部,将他的一切烙印在骨子里、灵魂中,然后猛然转身,消失在迷雾之中。

    凤凰族欲要攻打龙族,召集所有下属,她没有推拒的理由!

    这就是因果!

    因为他,惹出了麒麟王对龙族发难的借口,因为这个借口,道缘自知必死无疑!

    “你一定要回来!你一定要回来!我会在梧桐树下等你回来!我会在梧桐树下等你回来的!”杨三阳对着那迷雾嘶吼,也不管迷雾中的人影能不能听到。

    他从未有过这般绝望!

    月神陷入了沉睡,此时自家琵琶骨被锁住,纵使有威能无上的法相,逆天至极的太极图,却也奈何不得那贯穿琵琶骨的异宝。

    无能为力!

    “我一定会等你回来!我一定会!”杨三阳泪水模糊了双眼,体内太极图疯狂的推动那勾住琵琶骨的异宝。

    可是那异宝当真了得,纵使以太极图的威能,也只能蜗牛般慢慢的推动。

    大阵外

    道缘转身看向灵台方寸山的一片废墟,眼睛里泪水模糊,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遁走。

    道缘一走便是两千年,再出现时,已经是麒麟族外。

    依旧还是那个看守大门的麒麟修士,瞧着那远处走来的姑娘,不由得愣了愣神,然后低声道:“你怎么还回来?所有人都在找你,都在找你的辟火珠。百灵一族已经被凤凰族给圈禁了,你快走吧!”

    这个世界上,总归是有好人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良心黑的要死!

    “我要见墨麒麟,就说我来送辟火珠了!”道缘低声道。

    那麒麟族修士闻言一愣,然后惋惜的看着道缘:“见到道义之后,你怕是走不了了。”

    “走不了那便不走了!我是凤凰族的修士,好歹也是一族之长,麒麟族岂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杀我?若此时杀了我,凤祖便有了不出兵的借口,麒麟王不是傻子!”道缘很认真的看着那修士。

    杨三阳坐在梧桐树下,眼中满是颓然,双目内露出一抹痛苦,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弹指间匆匆,便是三千年!

    杨三阳在梧桐树下枯坐三千年,痴痴呆呆犹若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就那般呆愣愣的坐着。

    “你怎么这般狼狈?”月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道朦胧的身影自玉簪中走出。

    杨三阳低下头,茫然的看了月神一眼,对方尚未涅成功,但却已经重新塑造了大半的身躯。

    “咦,你的琵琶骨居然被人给锁了!怪不得你如此狼狈!”月神忽然间面色一变,声音冷然,杀机四溢:“是谁做的?是谁暗算你!本宫要去杀了他!”

    杨三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先替你将那东西拔出来!”月神来到杨三阳背后,随即惊疑一声:“居然是那件宝物?”

    月神手中法力流淌,小心翼翼的拖动那宝物,伴随着殷红色血液,以及一阵阵剧痛,那宝物拔到一半,月神手中动作便戛然而止:“不行,这件宝物太过于独特,我不能继续出手,只能依靠你自己施展神通将其推出来,否则必然会伤及你的本源。”

    杨三阳此时抬起头,感受着恢复的法力,眼中露出一抹波动:“这是什么宝物?”

    体内太极图旋转,伴随着法力加持,圣道法相终于复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