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插座小说阅读网 ->游戏·竞技 ->数据废土简介
听书 - 数据废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四十六节 主人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炀文泰摔落地面的瞬间弹身而起,衣袍鼓荡,浑身爆发出耀眼的蓝光。“咚”的一声巨响,在地上留下一个极深的脚印,像颗脱膛的炮弹般直冲过去。

    “小子,一边去。”

    陈兴正想反击,一根烟杆子横在了眼前,然后旋转起来,罡风四起,一个薄如蝉翼的圆形光阵缓缓浮现,其上印着密密麻麻的梵文和法印,大大小小的法轮运转其中。脑海中仿佛有佛音响起,如万人诵唱,庄严肃穆,神秘悠远。

    “哐”

    炀文泰猛撞在光阵上,被弹了回去,一脸怨毒地看着花北斗。

    而这时,又有三道人影冲向陈兴。两男一女,都穿着宽松的战斗长袍,体表覆盖着一层蓝光,光谱呈现出深蓝色,凝实厚重,显然是镇守级的强者。

    三人分别从三个角度同时扑来,陈兴身上蓝光一闪,出现在十米外。卡西和吴金剑一左一右地合拢过来,虽然他们只有精英级,无法对抗镇守级的强者,但战场上靠的不是单打独斗,他们只需要抵挡和拖延即可。

    陈兴端起枪瞄准,凝神聚气,灌注灵能。叶阳白柳一手持盾,一手持锤,挡在了他身前。

    三名镇守级强者同时扑空,经过短暂的疑惑后,重新锁定陈兴,正要追过去,两道人影一左一右地冲来,缠住了他们。

    “区区小虫也敢来挡”

    一名炀家强者大喝着,一脚扫开吴金剑。却在下一秒,眼前蓝光一闪,被轰飞出数米外。只见陈兴的枪口冒着青烟,然后“咔嚓”的一声,灼热的弹壳飞出,重新推入一发新的黑钛弹。

    “嘭”

    几秒钟后,正在和卡西缠斗的那名杨家强者被轰飞。三人对视一眼,中年女性的强者张开双手,身前出现一堵冰蓝的光墙,长宽数米,将三人护在其中。陈兴一枪轰去,子弹在光墙上炸开,出现一个脸盆大的裂口。四周的光壁随即向中间蔓延,重新填补了回去。

    两名中年男性强者拔出武器,用的都是佣兵常用的战术短刀,将近二十厘米长,单边开刃,中间有出血槽,背部是锯齿。只见他们双手握了下,一道莹绿的光芒从刀柄处向上蔓延,触及刀尖时,整个刀刃都泛起一层绿芒。

    “小心,是魔能武器”陈兴出声警告。

    魔能武器是镇守级强者常用的武器,其原理就是在掺入秘银的武器上镌刻能量转换类的符文回路,将灵能转换为混沌魔能,以此增加杀伤力。由于精英级战士的灵池较小,经不起过多消耗,灵能主要运用在防御上。而镇守级强者的灵能相对宽松些,除了支撑灵能护甲外,还有余力用在武器上。

    听到陈兴的警告,卡西和吴金剑立即取下事先准备好的盾牌,进入防御状态。

    三名镇守级强者缓缓逼近。趁着这段时间,陈兴疯狂压缩灵能,星沙一点点地飞入枪膛中的子弹,弹壳逐渐变得湛蓝通透。

    中年女性强者向前移动,弧形光墙平推过来,墙体后方的两个中年男性弓着身体,随时发动雷霆一击。卡西两人节节后退,快要逼近陈兴时,突然响起沉重的枪声。

    “轰”

    一米多长的蓝焰喷射而出,光墙应声而爆,最靠近爆炸点的那名中年男性强者被炸飞出去,另一名楞了半秒,朝陈兴冲去。卡西两人举盾迎上去,短刀一下刺穿了卡西的盾牌,手臂上鲜血自冒。

    陈兴再次蓄能完毕,将中年男性强者轰飞。差不多同一时间里,叶阳白柳欺身而上,一锤子砸向中年女性强者的肩膀。中年女性强者还没从灵能防御墙的破碎中恢复过来,就被锤子砸中肩膀。“咔嚓”的一声,肩膀凹陷进去,肩胛骨直接碎了。

    中年女性强者发出惨叫,捂着肩膀连续后退。叶阳白柳一击得手,却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回到了陈兴身前。经过卡西身边时,顺手拍了个治疗术过去,手上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复原。

    两名中年男性强者见状,终于意识到这个铁三角不是他们能攻破的,立即放弃计划,向左右突围。

    陈兴在三人的保护下,光明正大地站在后排放冷枪。虽然蓄能射击无法直接击杀镇守级强者,但能击退对方,并持续而有效地造成伤害。被打中的人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没法越过人墙碰到他,苦不堪言。

    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炀家的人已经出现颓势。铁诺变成三米高的巨人,浑身泛起金属光泽,在人堆里横冲直撞,火咀、轰雷等人跟在他身后,将地方的阵型冲得七零泰和花北斗打得难分难解。花北斗虽然看起来老迈,动作也有些迟缓和僵硬,但预判极其精准,炀文泰任何一个动作都被看穿,压制得死死的。

    眼看着自家人接连倒下,炀文泰眼中血丝爆现,再看到陈兴躲在后面,安然无恙地放着黑枪,想起儿子尸体的惨状,情绪瞬间失控。背部硬生生地承受了花北斗的一下重击,口鼻溢血地冲向陈兴。

    “铁马冰河”

    炀文泰咆哮着,冲到陈兴近前,身后裂开一道数米长的空间裂缝,双掌朝前一推。

    霎时间,蔚蓝如水的空间中冲出一队骑兵的虚影。金戈铁马,踏碎冰河。蹄下冰渣飞溅,闷声如雷。

    这是炀家先祖留下的御灵,只要拥有炀家血脉,不需要达到领主级的领域具现,镇守级就能使用。门阀世家之所以强大,优秀的血脉和财富的积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绝大部分家族都拥有先祖留下的馈赠,能够越级使用御灵和赝器。在同级别的战斗中,无往不利。

    风雪从裂缝中吹出,四周的温度急剧下降。叶阳白柳伸手一抓,大日破魔枪出现在手中,一跃而起,朝炀文泰奋力投出。

    骑兵的虚影逐渐由虚转实,仿佛铺天盖地的雪崩。陈兴本来可以瞬移避开,但叶阳白柳还在身边,不能独自逃离,只好扔开大黑雕,双臂并拢护住面门,准备硬抗下来。

    马蹄声如滚滚轰雷,地面震动着,细小的砂石纷纷弹跳起来。骑兵队伍势如破竹,发出整齐的呐喊。千钧一发之际,一只金灿灿的巨掌横空出世,轰在了骑行的队伍上。

    那巨掌通体黄金,手指又粗又圆,掌面宽厚结实,后面连着同样粗圆的手臂。仔细看去,那手掌残破不堪,五根手指中只有三根完整,中指和无名指都只剩下半截。掌面更是千疮百孔,金漆剥落,露出了里面的木头,仿佛经历了无尽岁月的蹉跎,古老而沧桑。

    “轰”

    来势汹汹的骑兵被巨掌轰飞,人影和马匹在空中翻滚,逐渐化作雪雾消弭。

    雄浑浩荡的一击过后,巨掌连同着手臂化作漫天金粉,随风而散。

    转眼看去,炀文泰被黑色的长枪贯穿,钉在地上。双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天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陈兴端起枪,汇聚灵能,结束了炀文泰的生命。

    家主被杀,炀家部队的士气降到冰点,一溃而散。他们被重重包围,毫无组织地向四面八方溃散。原本集中突围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只有死路一条。

    “不留俘虏”

    陈兴发出命令。今天的事情注定只能血腥收场。炀家精英覆灭,家族守护灵遗失,从门阀世家的名单上划去也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法律,这里是无信号区,实力就是法律。只要没有留下炀家的指正人,没有人会同情被扒光牙齿的老虎。他们已经毫无价值了,只会沦为肥肉,等待着被其他家族吞噬。

    屠杀只持续了半个小时不到,炀家的人就成了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将随身物品搜刮走,陈兴让人用工程机甲挖了个大坑,全部填埋进去。之后蚁穴会派白蚁来运,补充粮仓。

    一场事关兰花镇未来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陈兴拿出两万金币,开了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兰花、烤鸭、美人三镇的高级食材和酒水都被扫荡一空,全都运到了水站。

    这场庆功宴持续七天七夜,无醉不休。

    庆功宴期间,陈兴带着人来到副镇长的办公室。

    “你,你想干什么”吴承谦对炀家全军覆没的消息已有耳闻,虽然他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炀家的部队销声匿迹,水站却开起了宴会,结果傻子都能猜到,“我,我是公国议会派遣的地方官员,你,你不要乱来。”

    他脸色发白,声音颤抖,自从那天去了水站叫嚣,他贿赂的眼线就再也没联系过他。尽管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但始终没太往心里去,毕竟陈兴只是普通人,怎么可能对抗门阀世家却不知,陈兴回来以后,就全面封锁了水站,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更别说给第三方报信了。

    大猫上前揪起吴承谦,扔在办公室的角落里。陈兴笑着坐了下来当然是坐在副镇长的位置上,敲了敲办公桌,说道,“放心,我不会杀你。”

    他这句话不是谎话,而是真话。杀掉吴承谦的结果就是公国议会再派一个人过来。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哪几个是好伺候的。虽然吴承谦做了很多恶心事,但胜在知根知底,不需要重新建立威严。

    看陈兴的表情不像假话,吴承谦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点,知道他投鼠忌器,立即神气起来,挺直腰板,冷哼道,“我是公国的地方官员,兰花镇的副镇长,你带着人闯进我的办公室,是想造反吗”

    “我随时都可以向议会”“轰”

    吴承谦的声音戛然而止,厚重的橡木办公桌被砸得四分五裂。为了加强视觉效果,陈兴用上了三重奏。

    “你是一条狗”在对方恐惧的目光中,陈兴慢悠悠地说道,“如果你想活命的话。”

    吴承谦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连续变幻了数次。陈兴好整以暇地等着,没有开口催促。

    许久过后,吴承谦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望着天花板,闭了闭眼睛,然后就扑倒在了地上,扭着因为酒色过度而虚胖的身体,爬到陈兴脚下,亲吻他的靴子。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满是横肉的脸上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

    “老大,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行了。”陈兴皱了皱眉头,“我需要的是配合、是效率、是忠诚,不是笑得像个蠢货。”

    “是是是”吴承谦迅速收起笑容,点着头说道。

    “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陈兴顿了顿,“告诉所有人,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包括治安队和城守军吗”吴承谦久经官场,也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脸色凝重地问道。

    “所有人。”陈兴重复道。

    “明白了。”吴承谦点头回答。

    “告诉他们,愿意来我水站喝酒的,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不愿意的”陈兴看了吴承谦一样,没有说完后面的话,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