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唐藩简介
听书 - 唐藩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零六章 善后工作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是崔尚书啊!”在接到福安的口谕之后,崔植也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皇甫镈的府上,一见面,皇甫镈很是热情的跟对方打着招呼。

    “见过皇甫丞相!”崔植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热情而表现出什么越轨的样子,在见到对方的第一面就急忙给对方老老实实的做了个揖。

    “咳咳,不知道崔尚书今天来某的府上是要干什么?”皇甫镈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在将对方让到座位上之后笑着问道。

    “今天是长安城的连环杀人事件的三司推事的日子,不知道丞相知不知道?”崔植微微一笑,很是淡定的问道皇甫镈。

    “哦,这件事某自然是知道的,毕竟当时某也是参加了相关的行动的,对了,既然现在看到了崔尚书,那就是说已经结束了?结果如何?”皇甫镈自然是很关心推事的结果,但是表情上有不能表现的太过,所以只是淡定的问道。

    “某今天来正是因为这件事,”崔植微微一笑说道:“就在推事结束的时候,福安公公呆了陛下的口谕来。”

    “嗯?陛下说什么?”皇甫镈听到这话顿时紧张起来,虽然知道宪宗皇帝回关心这件事,但是没想到居然直接让福安出手,毕竟,任谁都知道福安在大明宫的太监中的地位。

    “福安公公让某等将几位小郎君给放了,”崔植笑着说道。

    “哦,难道找到凶手了?”皇甫镈作为整个事件的参与者此时也是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如果裴林等人被释放了的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证明了他们是无罪的,要不就是发现了真的凶手。

    但是,自己既然做局将裴林等人抓起来,那么就是说自己已经能够有足够的把握让他们住进去,毕竟,在长安城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所有的相关的官员都要给民众一个交代的,即使这个交代是个背锅的人。

    而第二种可能性更不大了,毕竟自己也是幕后凶手之一,而自己现在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就证明自己并没有被发现,而至于朗达玛那边,如果对方被抓住了的话,皇甫镈不认为对方能够咬紧牙关不把自己咬出来。

    所以现在,皇甫镈是真的很好奇这件事是怎么搞的。

    “是尚婢婢,一个吐蕃的将军!”崔植看着眼前的皇甫镈,说出了尚婢婢的名字。

    “哦?难不成是盐州之战中的那个将军?”皇甫镈是看过李安之相关的战报的,所以对于尚婢婢还是有点印象的,所以开口问道崔植。

    “没错,就是那个家伙!”崔植点点头说道。

    “不是,当时发生命案的时候这个家伙不是还在盐州的前线吗?他是怎么能这样杀人的?御剑而飞?千里杀人?”皇甫镈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有点歇斯底里了。

    “具体的事情丞相还是改天去看一下相关的记录吧,这件事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崔植微微一下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哦,好好好,还真的是麻烦崔尚书了!”这个时候皇甫镈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毕竟自己面对的可是堂堂工部尚书,若是其他人度化自己有可能还有机会凶一下,但是到了尚书的级别,就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了。

    “没事,这也是陛下的意思,让城乡能够及时的知道这件事的结果,不要太着急!”崔植说这话的时候摆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看了一眼皇甫镈。

    崔植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宪宗皇帝会让自己来通知这种事情,或者,更进一步的说,就是为什么要让皇甫镈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而这个表情在皇甫镈看来则是充满了深深的警告的意思,虽然自己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东窗事发真的不是他可以顶得住的。

    “对了,不知道这件事是谁调查出来的?”呆了一会儿之后,皇甫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道崔植。

    “是滑州伯李安之,”崔植笑着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李安之不愧是后起之秀,这么疑难的事情都被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查出来了,朕让人惊讶。”

    “嗯,的确如此,”听到这里皇甫镈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毕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逃开李安之的调查。

    “那如果没事的话,某就先走了,”看到自己的事情搞完了,崔植笑着朝皇甫镈拱拱手说道。

    “好,那多谢今日崔尚书亲自登门告知这些事了!”皇甫镈同时站起来说道。

    “嗯,应该的,”崔植笑了笑之后说道:“丞相留步,某走了!”

    “嗯,崔尚书慢走,”皇甫镈看着对方离开房门之后朝着外边喊道:“来人,送一下崔尚书!”

    看着门外的佣人带着崔植离开,皇甫镈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朝着后边喊道:“程异,出来吧!”

    “丞相!”程异听到皇甫镈的话之后也是走出来朝着对方做了个揖。

    “你觉得陛下让崔植来告诉某这件事是想要干什么?”皇甫镈皱了皱没头说道。

    “难道是陛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你?”程异对今天崔植的到来的原因也很感兴趣,崔植在朝堂上并不属于任何党派,甚至不属于陛下,是一个小心谨慎的赶着自己活的人,这样的一个家伙能够做的刑部尚书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今天似乎有想要让他更进一步的感觉。

    “某倒是觉得不太可能!”皇甫镈想了想之后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觉得按照陛下的脾气,会让某在这里这样安稳的待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

    “难道只是怀疑?”程异听到这个怀疑之后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似乎目前只有这种可能了,”皇甫镈听到这话之后默默地点点头,接着说道:“以后让某等的人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

    “是,某知道了!”程异点了点头说道。

    “去吧!”皇甫镈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在将对方离开之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来人!”看到程异的身影也消失之后,皇甫镈朝着身后喊道。

    “丞相!”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出现在了皇甫镈的身后。

    “手雷的事情怎么样了?”皇甫镈脸身子都没有转,问道身后的人。

    “因为之前拒马村的事情,整体的计划有点推后,”那人听了这话之后安静的说道。

    “知不知道宴会的日子就要到了?”皇甫镈的声音此时已经有点压制不住的愤怒了。

    “知道,大那是这种东西不是某等想要做就能做出来的!”对方不卑不亢的说道。

    “所以你是在为你的无能找借口吗?”皇甫镈并没有给对方留脸面,仍旧用他不咸不淡的声音问道。

    “呵呵,难道丞相你就是有能力的嘛?”对方显然已经想好了如果皇甫镈翻脸的话怎样应对,冷哼了一声之后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你给自己找的后台现在已经在前往扬州的路上了,要不要某带人给他追回来?”

    “哼,这种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皇甫镈说道:“某等只是在为了利益才互相合作的,所以也说不上谁又更厉害的过谁!”

    “所以,这也就是你让某等派人去大理寺找麻烦的同时有让其他人掺和一脚的理由?”对方的声音仍旧不带有任何感情,就像是在缓慢的复述一段话一般。

    “某再说一遍,”听到这话的时候,皇甫镈终于是怒不可遏的转过身来说道:“某也不知道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是怎么回事,以及他是怎么有烟雾弹那种东西的,更何况,那东西不是一直以来都是你们控制的吗?”

    “那就是你与某等之间有了叛徒!”对方并没有因为皇甫镈的愤怒而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接着说道:“无论如何,你的计划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前提是你们能够提供足够的手雷!”皇甫镈感受到对方一直以来漫不经心的状态,虽然愤怒,但是毕竟是合作伙伴,所以也只能强行按住心中的怒火。

    “好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某等到时候会提供你想要的东西的!”对方微微的撇了撇嘴之后说道:“你只要看好你身边的人就好了!”

    “某身边的人某自然是会看好的,怎么,你有意见?”皇甫镈听到这话之后就像是炸了毛一样,一脸怒气的看向对方。

    “你为什么总是火气这么大呢?”对方看了一眼皇甫镈的样子说道:“谋者只是一种猜测罢了,又没有说是真的,你激动什么!再说了,你不想一下宪宗那家伙为什么派人来跟你说这件事吗?”

    “为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东西?”皇甫镈感觉似乎真的有人可以给自己解答心中的疑惑了,所以盯着对方问道。

    “在这个家伙的心中,只有一件事必须要一个人知道的时候才会让人亲自通知他,”对方看了一眼一头雾水的皇甫镈说道:“也就是说,宪宗皇帝那个家伙认为,今天的三司推事的结果你必须知道!”

    “废话,这件事本来某就有参加过,让某知道这件事的结果有什么问题吗?”皇甫镈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呵呵,皇甫丞相自欺欺人的本事倒是长得很快,既然你是这样想的的话,他完全可以在明天上朝的时候跟你提一嘴,问你对这件事怎么看,但是为什么非要派三司推事的主管之一的刑部尚书崔植来通知你呢?”

    “这个!”皇甫镈听到这话之后顿时不再说话了。

    “皇甫丞相还是好好地想一下这些事情吧,某等的意见是,这背后的事情绝不简单!”对方笑着提示皇甫镈道:“要是想不清楚的话,很有可能大祸临头哦!”

    “哼,某知道了,这件事不用你来提醒某也知道!”皇甫镈看到对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有点来气。

    “那就再见了,答应了你的事情,某等一定会做好的!”对方微微的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田舍夫!”看到对方嚣张的样子,皇甫镈不由得骂了一句。

    “终于回来了!”经过一个小强度的长途拉练之后,李安之终于在关闭城门之前回到了醉天仙。

    本来也是准备顺路去一下灞桥的庄园去取一匹马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因为连志实在是不想在一来一回的麻烦自己了,同时为了体验一下很久没有做过的长途拉练,最终决定走回醉天仙。

    “小郎君回来啦!”在门口作为招待被安排的小梅看到李安之之后一脸惊喜的叫了起来。

    “小点声,又不是去打仗去了!”李安之看了对方一眼之后说道:“都在吗?”

    “嗯,都在!”在李安之看来小叶完全不知道自己问的是谁,但是碍于对方的这种无脑的行为,李安之也不好出言打击,只得默默地点了点头。

    “要某帮忙通报一声吗?”小叶看到李安之慢慢的往酒楼里走,急忙赶上去问道。

    “某认得路,你去忙你的就好!”李安之看着跟屁虫一样的小叶笑着说道。

    “额,好的!”被李安之拒绝之后,小叶在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短暂的失落之后倒是很快的恢复了正常,又跑回门口当自己的迎宾去了。

    “在吗!”最先到的是朗达玛的房间,毕竟是今天的母后主角,不能让他等太久了。

    “滑州伯吗?”李安之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了开门的朗达玛。

    “呦呵,你这是喝上了?”看到对方微醺的表情,李安之微微一笑说道。

    “哈哈,早就听说醉天仙的酒乃是长安一绝,今天尝了一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朗达玛笑着说道:“滑州伯请来!”

    “嗯,”李安之微微一笑,随即走进了房间。

    “事情怎么样了?”开门见山的,朗达玛问道李安之。

    “暂时告一段落了!”李安之点点头说道:“没有什么大问题,接下来就是找一下陛下将尚婢婢放出来了。”李安之微微一笑解释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真的是谢谢滑州伯了!”朗达玛说到这里,朝着李安之深深的做了个揖。

    “没事,各取所需罢了!”李安之说的话也是直白,笑着将对方扶起来说道:“话说,殿下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当然是回去继续跟某的哪位兄长斗一斗了!”朗达玛听到这话之后说道:“毕竟现在吐蕃内部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他自己确实不知道,只有用霹雳手段才能让他惊醒一些了。”

    “看样子,殿下已经成竹在胸啊!”李安之听到这话之后,眼睛微微一眯说道。

    “嗯,这次来长安的目的之一就会说把他在这里的眼线都拔掉,毕竟如果跟你们达成同一阵线的话,对某来说实在是不太好。”

    “放心,这件事不会发生的,至少是不会发生在你的兄长身上!”知道这段历史的李安之自然是知道两个人对于大唐的态度,所以也是笑着跟对方解释了一下。

    “哈哈,滑州伯,某一直有一种感觉,”朗达玛将桌子上最后的酒喝完之后说道:“某总是感觉你能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而这种事情总是按照你说的方向发展,真的是一间很神奇的事情。”

    “哈哈,殿下的意思是某可以预测未来吗?”李安之听到这话之后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嗯,差不多这么个意思!”朗达玛笑着说道。

    “那殿下可真的是高看某了!”李安之听了这话之后笑着说道:“其实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是有他们独有的特点的,找到了这种特点,分析事情也就七七八八了!”

    “哦,是这样吗!”朗达玛听了李安之的话之后一脸好奇的问道。

    “殿下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李安之也是笑了笑说道。

    “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试一试总是没错的!”朗达玛笑了笑说道。

    “不知道殿下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李安之看到主要的问题聊得差不多了,便接着问道朗达玛的下一步计划。

    “准备看看有没有机会敢尚婢婢一起回去吧!”朗达玛笑了笑说道:“毕竟家里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处理!”

    “嗯,也好,某估计也就这几天的时间了,”李安之笑了笑结合说道:“那某就不打搅殿下了,这两天就烦请殿下在醉天仙住着?”

    “哈哈,倒是某麻烦滑州伯你了!”朗达玛笑着说道:“醉天仙的环境简直不要太好,在这里倒是有点乐不思蜀了!”

    “哈哈,吐蕃的大业还等着殿下去完成呢!”李安之听到这话之后笑了笑说道。

    “嗯,这个·某自然是知道的,刚才的话只是说说罢了,小郎君去忙吧!”朗达玛笑着说道。

    “好的,”李安之朝着对方做了个揖之后便退了出来。

    “小郎君,之前盯梢的人传回话来了!”就在李安之刚刚离开朗达玛的房间的时候,刘采春突然从一旁出来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