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奇幻·玄幻 ->玄燕简介
听书 - 玄燕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零九章 药剂大赛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燕翰蹲下来,看到石台下,果然有三个笼子,每个笼子里关着一只兔子。

    让燕翰想不到的是,除了那个有潜力的灵兽兔子还有点活气以外,另两只兔子都奄奄一息。

    这哪是受伤的兔子和不太精神的兔子啊?这分明已经死了!

    燕翰抬头看了看旁边炼药师的兔子,发现他们的兔子都还算是有足够的生命值,至少眼睛可以睁开,肚子还在喘气。

    燕翰举起手向监考官示意,举了半天,考官才发现,面色不善地走了过来。

    “考官,我这两只兔子是不是死过头了?你看连脉搏都没了,我能不能换两只?”

    考官很不耐烦,“它们身上不是还有点热乎气嘛?证明交到你手里的时候还没死!”

    “可是它现在死了啊!”

    “那也是被你弄死的!你是要放弃比赛吗?那没人拦着你!”

    燕翰耸耸肩,“好,我继续!”

    看着考官走去的背影,燕翰内心咒骂一通。

    之后他将两只刚死的兔子从笼子掏出来,揪起兔子的后腿,恶狠狠地往菜板上砸。

    他的举动吓得旁边的炼药师目瞪口呆。

    这名蓝领炼药师也举起手,冲着考官喊:“我举报,他虐待动物!”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都吃惊地望着燕翰疯狂的举动,而考官正准备掏出撤销燕翰资格的牌子。

    就在这时,燕翰停下摔打兔子的动作,给两只兔子狂灌了一口仙寿膏。

    不一会,两只兔子突然吐了一口白沫,恢复了呼吸。

    燕翰淡淡地望了旁边那位肥头大耳的炼药师一眼,说:“学着点,这叫死兔当活兔医!”

    那名药剂师指着燕翰,气愤道:“你…变态!”

    考官冷眼望了燕翰一眼,他旁边走来一个东方家族的人和他说起了悄悄话。

    “管家刚才问,你不是把那两只兔子整死了嘛?”

    “没想到,它们被牛力歪打正着给摔活了。让管家放心,牛力这个家伙,应该不会出什么名堂!”考官悄悄说。

    燕翰一只手按着瑟瑟发抖的两只兔子,另一只手将需要的药材和数量龙飞凤舞地写在一张纸上。

    很快,大赛的辅助人员便帮他把所需要的材料备齐。满满一竹筐,每一份药都用纸包着。

    燕翰看了一眼周围炼药师,他们已经将药材一点点放入炉鼎中。

    会火焰法术的人会通过灵力,在炉鼎下布下一片蓝火;不是方士的人,会依赖一些火焰灵石点出一小堆火,烘烤炉鼎。

    顿时广场内药气熏天,一部分对烟味人有些过敏反应,不停地咳嗽。

    “当,当,当!…”

    一顿乱响。

    燕翰操起自己的菜刀开始在菜墩上剁细所需药材。

    然而这个声音格外不协调,甚至有些刺耳,让整个广场的人又注意过来。

    “他在干嘛?”

    “做菜,造饭?”

    “我看他是神经病!”

    “这是谁幕下的药剂师?”

    “听说是东方凤小姐帐下的药剂师。”

    “东方凤小姐我就不评价了,我能骂一句这个人是白痴,猪头嘛?他简直是在丢炼药师的脸!哈哈!”

    众人议论纷纷,全都对燕翰一阵鄙视。

    东方凤在一旁听到,脸也不由地微微一红。

    广场的贵宾席位上,有几个年轻男女坐在那里指着燕翰的方向,笑弯了腰,笑得合不拢嘴。

    “令哥哥怎么不出来看热闹,他若看到东方凤的炼药师在这里出尽洋相,一定会笑晕过去!”

    在离着广场最近的一个三层阁楼里,东方衍被人搀扶着站在那里。

    他向下看了一眼广场的情况,皱着眉头虚弱地问道:“那个剁菜的人,就是凤儿请来的炼药师吗?”

    “是的。”

    东方衍叹了口气,“我本来无意硬拉着凤儿回来与东方令争,但东方令因为图族长之位,不择手段,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没想到,这一弄还是丢尽了家族的脸面…

    扶我回去吧!”

    燕翰旁边那位肥头大耳的炼药师,斜眼看了燕翰剁菜的样子,说道:

    “有病!你弄这么大动静影响了我炼药,我要举报!”

    他的样子娘,声音也很娘。

    “噢?影响到你?那我还说你那破鼎烧出的味道臭气熏天,已经扰乱了我思路!我应该找谁举报呢?”燕翰手里的刀并未停下。

    肥头大耳的炼药师,伸出兰花指,指着燕翰,“你…你说谁的是破鼎?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样炼药?”

    “那是因为你见识短!学着点!真正的炼药师,是不拘一格的!”

    燕翰一边说着,一边剁,不一会,觉得身体有点累。自从吸了仙寿膏,体质的确大不如前。

    他于是坐在石台上休息,从腰间掏出装着仙寿膏的葫芦,旁若无人地吸起来。

    胖药师彻底被燕翰的举动震住,“仙寿膏?你…你竟然是个烟鬼!而且还在比赛时吸仙寿膏!你…你真是变态!”

    燕翰并不理会,等到他吸了一会抬头看时,发现周围的眼睛都盯向这里,他同时留意到监考官冷冰冰的目光。

    于是燕翰收起仙露膏,跳下石板,继续“剁菜”去了。

    台下一片唏嘘。

    “奇葩啊!真是千古奇葩啊!竟然有在炼药大赛上吸仙寿膏的选手!”

    东方令的一个表弟,在下面发着感慨。“对了,他不是叫牛力吗?怎么剁着剁着就累了,我看他应该叫缚鸡之力才对呀!”

    说完与众兄弟姐妹大笑连连。

    东方令此时在屋子里面,斜躺在椅子上,手里握着一个精玉葫芦。

    这时,一名老者走进来,将广场外面的情况对他说了一下。

    东方令听了之后,哈哈大笑,长久停不下来,一口烟气呛到嗓子里,咳嗽不止。

    “牛力竟然在广场上剁菜?在大厅广众下吸仙寿膏?

    看样子,他比我还牛气吗!哈哈!…

    我真想出去看这份热闹,可惜又怕东方衍这个老不死的看到我对比赛太过重视,心生怨恨,怀疑我杀他儿子要夺族长之位…

    其实事实就是如此嘛!哈哈!”

    “少爷,最近老爷管的严,你怎么可以又吸仙寿膏?”

    “不要紧,我这个仙寿膏,那是精炼提纯的,对人体副作用最小。我爹最近忙着炼丹,还顾不上我。

    说起这个仙寿膏,还真是害人不浅,想当年我若不是染上这种东西,以我的天赋,在岱舆宗那么多天才异宝的洗练下,修为应该可以突破到绀境。

    本来我可以在岱舆宗呼风唤雨,没想到便宜了彤城紫雀那个魔女!”

    那名老者在东方令面前也默默地叹了口气。

    半个时辰过后,广场上所有的炼药师都到了最关键的药剂凝练阶段,而燕翰也结束了剁菜步骤。

    他将菜末像包饺子一样用青泥捏成一个团一个团的,然后在菜墩上揉搓成滚圆的丸子,摆满了一石台。

    胖药师看到后,又说了一句:“变态!”他时不时地望着燕翰的举动,差点让自己的炼药炉鼎误了火候。

    “我看变态的是你,你没觉得你的体态都已经走了形吗?这个丸子拿去,可以清火减肥!”

    说着燕翰将揉搓好的一个丸子丢到胖方士的石板上。

    胖方士像看到狗屎一样,吓得“啊啊”大叫,差点把考官引过来。

    于是燕翰收回青丸,往一个病怏怏的兔子嘴里一塞,对旁胖方士说:“看样子,你无福消受!”

    胖药师气得直翻白眼。

    燕翰将第一只受外伤的兔子喂饱了青丸,把它放到笼子里,然后就开始喂第二只。

    结果刚喂几颗,第二只中毒的兔子气息又开始衰竭。

    燕翰只好把刚喂进去的青丸,让它吐出来,之后拿起菜刀在兔子身上不断放血。

    燕翰下手相当野蛮粗鲁,不小心把兔血崩到了胖药师的脸上。

    胖方士一抹脸,一看是血,不由地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周围的人听到声音,又向这里望了过来,一下子广场静下来。

    燕翰看到所有人都突然面露不善地盯着他,他手按着兔子,举刀的手也停在空中。

    “我…我在给兔子驱毒。你们有意见吗?”燕翰解释说。

    结果越解释越乱,他的行为完全给人一种错觉,就是在屠杀兔子!

    “变态!”

    “变态!”

    “没有本事,别像小丑一样,在这里侮辱炼药师的职业!”

    不管是周围的炼药师,还是观众席都唏嘘一片,议论纷纷。

    此时东方凤在那里尴尬地低头不语,她真后悔听从燕翰的话,让他过来参加比赛。

    监考官走到燕翰面前,冷冷地警告说:“你最好别在第三只灵兔身上做什么疯狂举动,否则别怪我直接把你撵出去!”

    燕翰不理,继续给手中的兔子放血,看得监考官头皮发麻躲得远远的。

    走之前监考官递给在一旁吓得哭哭啼啼的胖药师一张手帕,让他擦擦脸上的血。

    胖药师一边擦一边哭着说:“他这是什么人呢?简直就是刽子手!多可爱的小兔子,被他整成这样!”

    血放得差不多了,燕翰立刻给兔子灌了几个药丸,然后用青泥沾着药滋不断往兔子的伤口涂着,到最后把兔子弄得像是掉进泥里的死狗。

    周围的人简直不忍直视。

    一切弄妥当,燕翰把第二只兔子也丢回笼子,不再理会。

    之后燕翰揪起第三只兔子,左看看右看看。

    台下的观众不由地紧张到嗓子眼,唯恐燕翰一发飙,连这只兔子也屠了。

    最终燕翰没有对这只兔子动杀手。

    他只是狠狠地喂了这只兔子一肚子药丸,便把第三只兔子也丢进笼子里。

    “收工!请评论师过来检查。”燕翰的声音响亮。

    广场内外的人几乎都以为燕翰是个疯子,所以没有评论师上来检查。

    “请评论师过来检查!”

    燕翰一边吼着,一边把三只兔子提到石台上。

    当观众和评委看到笼子中的兔子状态顿时惊呆了!

    只见那只受伤的兔子与那只中毒的兔子此时已经欢蹦乱跳,甚至有穿笼而出的架势!

    在场所有人鸭雀无声!

    此时的无声代表震撼,不可思议,没有半分嘲笑!

    不多时,从评论席上跑来一个老者,检查了两只兔子疗伤和驱毒情况,面露骇然。

    “两只兔子,都已经脱离危险而且生命变得旺盛,我都给五分!”

    听到评论师的评价,广场内外一阵剧烈的骚动。

    这怎么可能?

    刚才燕翰这样蹂躏两只兔子,即便是完好无损的兔子,也会被折磨死。

    但大伙最惊讶的不是这里,而是燕翰只用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完成了三项任务,而其它人还在第一项疗伤阶段徘徊。

    这时又一个评论师走上前来,对燕翰的兔子检查一番得到了同样的结果。他无奈地叹口气,评价道:

    “小兄弟,你的这种药剂制作方法不仅别出心裁,挑战了传统的药鼎模式,而且还打破了以往炼药大赛的所有记录,用了一个时辰,将三项任务完成,此乃奇迹!

    按照比赛条例,凡事破纪录者多加一分,也就是你的前两项的每一项得分是六分!”

    听到第二名评论师的评价,场外的观众终于为燕翰欢呼起来!

    他们的态度由之前的非常鄙视,到怀疑,到最终崇拜!

    “牛力,牛力,我爱你!”

    观众席上异口同声。

    燕翰也做着欢呼雀跃的样子,配合着向观众席上挥手,送去飞吻,“我也爱你们!”

    此时东方凤望着燕翰滑稽的样子,掩面而泣。

    燕翰不仅没给她丢脸,还为她争取了在家族的无比荣耀。

    她抬头望向阁楼处,发现父亲已经不在那里。父亲没有看到台下的惊天逆转,东方凤有点失落。

    这时,站在燕翰旁边的评论师,干咳一声,说道:

    “还请燕翰小兄弟回到观众席上,坐下来安静一会,不要影响其它选手发挥。

    另外,第三只兔子三天后才会公布结果,请小兄弟等候佳音。”

    “了解!”于是燕翰走下台来,前往东方凤的位置。

    突然燕翰又被评论师叫住,“你的这些菜刀,菜墩,铁盆不拿走吗?”

    燕翰回头望了一眼,“这以后将会是炼药名师的行头,留在东方家族作纪念吧!”

    老者面露不悦,“还请小兄弟收走!”

    这时那个胖药师红着脸对老者说:“东方家族不要,那就给我收藏吧!”

    老者没有多说什么,于是走下台。

    燕翰冲着胖药师伸出大拇指,“有前途!”

    当燕翰来到东方凤的坐席旁边时,后面的观众又是一顿疯狂。

    东方凤的脸微微一红,对燕翰说:“谢谢你!”

    “朋友一场,谈什么谢!”

    之后燕翰小声说:“喂,你今天带钱没有?不是说不论比赛结果如何都有鼓励奖吗?”

    东方凤看到燕翰到她身边就是要钱,没来由生了小脾气,她一撅嘴说:“那也要等三天之后啊!我现在没钱!要不你先在东方家族找个地方住下来?”

    “不可能!这样吧,明天我还在老地方等你!尽可能多带几张那天的金票,算是我参加比赛的酬劳。这样你我两清!”

    “行!可以!”东方凤有点发火。

    燕翰没理她,他现在毒瘾难耐,得立刻找个安静的地方吸仙寿膏去。

    于是燕翰心烦气燥地从人群中往外挤。

    很多观众起初还尊敬他,出于好奇,想和他亲密接触接触,后来发现燕翰这样不识趣,于是吐了燕翰一脸脏水。

    燕翰总算走出人群,但已经疲惫不堪。

    这就是观众!你永远不要想俘获观众的心,台上的演员只是他们心情宣泄的垃圾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