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武侠·仙侠 ->御前行简介
听书 - 御前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章 神枪殁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沙守呆住了。

    为什么秦终南会出现于此?他不是去东线帮助琅琊王家了吗?

    眼看画和尚已经活不下去,魔王仙便要逃走。

    “拦住她!”秦终南大喝一声。

    一瞬间,沙守脑中念头百转,来不及想别的,他先弄明白了秦终南的意思。

    拦住魔王仙,如果让她逃走,小蛮就危险了。

    莫山和刘傲今已经先追了上去。

    刘傲今手中长刀掷出,魔王仙听风躲避,身子不由迟滞了一下。

    莫山飞身追上,再次缠住了魔王仙。

    下一刻,沙守已经执剑闪到魔王仙身后。

    魔王仙本就受了不少伤,在两个宗师和一个一流高手的夹击下,很快便体力不支,一着不慎,便死在了莫山刀下。

    几人返回破庙,见到画和尚已经咽气。秦终南脸色苍白,盘腿坐在一旁。

    刚才沙守已经告诉莫山和刘傲今,来人正是神枪秦终南,天底下有数的绝顶高手。

    莫山看着秦终南,手扶刀柄,如临大敌。

    秦终南惨淡一笑:“你不用紧张,我大限已至,如果没有刚才那一招,我还能活下去,但现在,我没几个时辰可活了。”

    沙守大致猜到了秦终南的状况。

    他一定是受了重伤,如果找地方静养,即便元气大伤,也能调理回来。但是刚才秦终南为了给画和尚致命一击,将不息劲和天行枪两种绝学施展到了极致,现在已经被耗尽了体内最后的力量。

    却不知,谁能将秦终南这样的绝顶高手伤成这样?

    秦终南看出了沙守的疑惑,刚要张口,却猛烈地咳嗽起来。他伸手捂住了嘴,再拿开时,手上已经满是鲜血。

    “我活不了多久了,你跟我走,回去,找小蛮。我受伤的事,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有朝廷的人告诉你。”

    说完,秦终南起身便走,好像是要去做最为重要的事。

    沙守赶紧跟上,走时叮嘱莫山,让他和小刘将军带着画和尚的遗体先回去。

    两人走了一个多时辰,一路上,秦终南一句话没说,沙守也没问,只是一前一后走到了秦家的庄园。

    秦终南这才回头说道:“里边的人,除了小蛮那座小院子里的,其他只要会武功的,都杀了,他们都是红莲教中人。小蛮她在……咳咳……”

    沙守忙道:“我知道小蛮在哪儿,前段时间我抓住了穿石手江横峰,他把这里的情况跟我说过。”

    秦终南没有多问,只是说了一句:“好!”然后便飞身进入庄园。

    沙守跟着进去,直朝董小蛮所在的院子而去。

    庄园里边的红莲教众有二十多个,有一个半步宗师坐镇,还有两个一流高手,其他人根本不被沙守放在眼中。

    不过这些不需要沙守操心,秦终南虽然体内生机枯竭,却是虎威犹在,加上杀了里边人一个措手不及,一招便解决了那个半步宗师。

    两个一流高手被沙守和秦终南一人杀掉一个。

    没过多久,两人便站在了董小蛮的屋前。

    “小蛮,我回来了。”秦终南说完,又忍不住咳了两声。

    房门吱呀一声,董小蛮从屋里走了出来。

    她先是看到了秦终南,眼看秦终南脸色不对,董小蛮问道:“师父,你怎么……”

    这时,董小蛮看到了沙守。

    “沙大哥?”董小蛮欣喜道,却又脸色一变,忙打量沙守是否受伤。秦终南见状,脸色一暗。

    此时的董小蛮已经察觉到了血腥味,这个小院相对独立,她刚才并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她知道秦终南帮的是红莲教,是王家,为什么与沙守一同前来?这些血腥味是哪来的?为什么师父受伤,沙大哥却安然无恙?

    沙守说道:“小蛮,先看看秦前辈的伤势吧。”

    秦终南惨然一笑:“没救了已经。”

    他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单腿跪在地上,用手中的点绛唇支撑着,另一只手则要抚摸董小蛮的脸颊。

    董小蛮却往后退缩一下,仿佛要躲开。

    秦终南道:“小蛮,你还在怪师父?我这次拼着重伤回来,就是想再看你一眼。能在死前再见到你,我就没有遗憾了。”

    沙守心中疑惑,他感觉秦终南和董小蛮之间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近。

    只听到秦终南又自然自语道:“小蛮,是师父错了,我不该跟你说,让你嫁给我。”

    嫁?沙守突然瞪大了眼睛,秦终南疯了吗?

    秦终南还在那里继续说着:“是我自己没忍住,我对你的感情,应该埋在心里,不该说出来,否则你现在也不会想要躲开我。”

    “前年听说你跟这小子走到一起,我心中便满是嫉妒。那时候,我才认清了自己的心。这么多年,我把你养大,看着你出落成大姑娘,我心中对你早就不是师徒之情。”

    “我想,为了让你开心地长大,我终生未娶。那你是不是也应该陪我变老?是我太自私了。你还这么年轻,你有自己的生活,我不该打扰你。”

    “可是你知道我的性格,认准了的事,我就要去做,我们这一脉,练的武功不就是这样吗?”

    “你拒绝了我,但我想着等大事完成,那小子自然也就死了,然后你就没理由再拒绝我了。可是,哈哈,我们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这个大安朝,哪里是我们这些人就能推翻的?”

    “我被那和尚打伤,又被一群人围杀。我拼着受重伤,从青州跑回了凉州。哈哈,我对王家已经仁至义尽,我不想死在青州,我想回来再看看你,我要把你救出去。”

    “没想到你的情郎来了,正好让我碰到他跟画和尚打了起来。我想过要杀了他,但是最后还算是保留了理智。”

    “最好的结局,不是杀掉那小子,而是帮他除掉画和尚。反正我也要死了,就算养好伤,朝廷也不会放过我。拼尽全力杀掉画和尚,也只是让我死的更快一些。但是这值了,杀了画和尚,我在大安朝眼里,便是立了功,哪怕没有功过相抵也没事。这不是还有那小子吗?他可是皇帝的师弟。有他在,没人会难为你。”

    “师父只能为你做到这了,你以后要好好的。”

    秦终南又抬起了手,这回,已经泪流满面的董小蛮没有再躲避,她拉着秦终南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无声哽咽。

    秦终南突然转头,冲沙守大叫一声:“小子,不许亏待小蛮!”

    沙守愣愣地点了点头。

    秦终南的眼睛已经闭上。

    董小蛮泣不成声。

    沙守走过去,抱住了董小蛮。

    “沙大哥!”董小蛮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青州境内,在宋恂的指挥下,官兵又攻下一座城池。

    云无心带着一众武林高手,站在大军旁。

    此时已经突破宗师境的云无心,意气风发。

    看着大哥的风姿,云落也不由神往,宗师高手,真是让人羡慕。

    云落的心思,又飘到了前几天见识绝顶高手交手。

    那天,叛军与官兵交战,宋恂坐镇后方大营。

    叛军全力出击,宋恂不得不派遣几路大军分别迎战。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秦终南带着两个投靠红莲教的武道宗师,潜入到官兵大营中。

    他们准备一击必杀。

    秦终南考虑过这里会有重重保护,但是他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没人能拦得住。

    因为天底下有数的绝顶高手,现如今所在的位置他早就让红莲教打探清楚。

    众生禅院那位无得禅师,并没有下山。而且无得禅师不过是个大宗师,秦终南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秦终南带来的两个宗师在途中便作为诱饵,引开了一些防御力量,而他自己则找到了宋恂的大营。

    感应着里边的人,秦终南一枪刺出,直接穿透了营帐,而他手中的点绛唇,刺到的是一串佛珠。

    一串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佛珠,缠住了点绛唇的枪头。

    佛珠拿在一只胖乎乎的手中,这只胖手的主人,是一个胖胖的和尚,笑眯眯,就像是弥勒佛。

    “施主有礼了。”胖和尚乐呵呵道。

    秦终南很惊讶,他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和尚:“你是谁?”

    “贫僧不住,无得的师弟。”

    如果此时沙守在这里,一定会想到无得禅师当年提到过的师弟,也就是知还小和尚的师父。

    不住和尚,竟然是众生禅院暗藏的绝顶高手。

    果然,众生禅院能有今日威势,不是光靠讲经的。

    秦终南不再多说,抽回长枪,再来一招横扫千军,不住和尚轻易避开。

    但是秦终南没准备与他缠斗,他立马往回撤。

    不住和尚笑呵呵追了出去。

    云落当时看到的场景,便是不住和尚与秦终南一前一后从帐中出来。

    不住和尚虽然胖,却十分灵敏,他竟然三五步便追上了秦终南。

    也难怪,秦终南并不以轻功见长,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不住和尚的轻功高明。

    秦终南只好应敌。

    点绛唇带起的威势,让远处的士兵都不敢近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一道道枪影闪现,仿佛能将任何靠近的东西绞碎。

    可是这枪影打到不住和尚的时候,却好像拳头打到了棉花上,力道消弭于无形。不住和尚手中的念珠又缠上了点绛唇,任凭秦终南拉扯,不住和尚的手却从不离开枪身。

    秦终南身上爆发出了绝顶高手的气势,周围的尘土纷飞。他身上散发出的真气,到了不住和尚身前,迸发出了声声巨响。

    两人的真气隔空碰撞、摩擦。

    绝顶高手的实力,不可想象。

    外放的真气在碰撞,而沿着点绛唇,两人的内力也纠缠在一起。

    不息劲连绵不绝,秦终南从来不惧怕与人比拼内力,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跟自己比过内力了。

    但他越发心惊,因为对面不住和尚的内力非常奇特,有时柔有时刚。柔的时候,能够将秦终南的内力消弭,刚的时候,又极具侵略性。

    不住和尚突然发力,逼迫秦终南往后退了半步。

    这时只见不住和尚张嘴,口吐真言:“吽!”

    秦终南只觉得脑袋一瞬间如同被人击打,短暂失神。

    而不住和尚抓住机会,向前一掌,掌力隔空穿透了秦终南的护体罡气,击伤了他的内脏。

    秦终南赶紧爆发出潜力,想要尽快离开。

    但是这时已经有其他高手赶了过来。

    云落到现在还记得秦终南那天爆发出来的实力,虽然被几个高手围杀,却依然逃了出去。

    而且他在逃离的过程中还杀了两个一流高手,并且反击了不住和尚一掌。

    终于秦终南还是逃了出去,只不过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

    不愧是绝顶高手,不住和尚虽然看起来要胜一筹,但也只是打伤了秦终南。如果两人的战斗继续,不住和尚就算想要杀掉秦终南,也需要费大力气。

    好在,跟秦终南一起来的两个宗师被擒住,其中一个还被临阵突破的云无心击杀。

    云落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唏嘘。

    可惜那秦终南走了,听说他往西边逃去了,竟然没有再回王家去帮助他的好兄弟。

    不住和尚留在了大营,另有宗师带队,追赶重伤的秦终南,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

    那样一个绝顶高手,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但是他最终一定会死掉,消息已经传递回京城,这一路上有追兵有埋伏,云落不相信秦终南还能活多久。

    他把心思收回到现在的战场,看着眼前的城墙,他知道,东线的战事,不会持续太久了。

    想必朝廷已经收到战报,也不知道其他几路大军现在情况如何?

    云落不知道的是,长安正在陷入一场危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