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乱三国之苟怂大帝简介
听书 - 乱三国之苟怂大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四十六章暗防保身2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这张让、赵忠息声半刻,只把孙璋看到心里发慌,才开口:“刚才有些话咱家与赵阿爷不想当众叫骂你,现在没旁人,你给咱家说实话…你是不是命封谞、徐奉二人走暗道,作祟赵府父子?”

    “这…”

    “休要啰嗦!”

    赵忠叱声,孙璋赶紧跪地:“赵阿爷息怒,张阿爷息怒,咱家那会儿也是气急了,念在封谞、徐奉二人平日里就暗通外力,索性使唤了他们!”

    “你当真妄为啊!”

    赵忠气声满腔:“现在满街满的羽卫阁巡防监察兵甲,这不外乎是赵忱向我的显露姿态,他不弱于御林府、武卫府、京卫阁的威压,依咱家之见,保不齐那赵忱父子已经寻到苗头,介时真要出事,你去顶罪吧!”

    听到这话,孙璋吓得险些尿流。

    但瞧孙璋跪地前扑,抱住赵忠的腿求声不断:“赵阿爷…您可别这样…不然咱家就没有活路了!”

    面对孙璋的哭声,赵忠青面狠目,还是张让看不下去了,道:“算了,张阿爷,都是自己人,别这么较真,再说了…他赵忱仅仅是京兆伊,虽然领职奉车都尉,可还是有蹇硕将军站在咱们这边嘛,真要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张阿爷,您往日精明,如何在这会儿昏头?”

    赵忠气急叱声,只把张让糟践的老脸青白不一。

    “张阿爷…你这是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赵忠挑腔狠言:“你以为赵忱是如何领职奉车都尉,活脱脱压了前将军何进一头?你以为赵范的小儿怎么就连升数阶?进位羽卫阁要职?那全都是陛下的授意,否则赵范怎敢妄为调兵相助京兆府?赵忱又怎么敢突然强行肃清令?”

    一句话说到关键,张让也反应过来,敢情这一切都是有人授意为之。

    只是再细想,张让又不明白,他们与汉帝关系亲近到血肉之交,汉帝为何要冲阉人开刀?

    “没道理啊…赵阿爷…你我忠心于陛下,陛下为何要拐着弯的冲我们下手?”

    张让反问,赵忠着虑半晌,道:“陛下性情古怪,谁人能猜,况且冬节祭祀围猎所需钱银甚多,你我筹措必定费力满满,至于那些个士族…除了崔烈、曹嵩之流暗有巨资外,旁的谁人也不会松开自己的荷包,在这样的情况下…陛下只能想法子挑事吹风…”

    话到这里,赵忠眼前一明,激灵满脑:“原来如此,咱家明白了,敢情这事不是陛下刻意针对我们,而是面向整个朝堂…”

    “啊!”

    张让、孙璋一怔。

    赵忠徐徐不断:“陛下需要钱银,又不想召来百官的谏罪,便用这种法子拐着弯的从百官下手,那赵忱父子原先从身咱们,后因为诸府司斗罪相敌,可在清流士或者外戚跟前,他们赵府的名声位置都很尴尬,这样的情况…就使得赵忱父子成为陛下随用随扔的野犬…”

    听到这,张让憋气转目,再度盯上孙璋:“说到底还是你不长眼,把咱家给拖了进去!”

    声落掌出,孙璋的老脸啪啪打得作响,在门庭外,宋典、段珪等人听着里面的哀嚎,全都面面相觑,不敢多言一字。

    足足半个时辰,孙璋才肿着老脸出来,段珪赶紧上前问候,却得了孙璋一记冷目,这让宋典心中不屑。

    待孙璋、段珪等人离去,宋典请声回御史阁时,张让召见交代话。

    “宋典,近来京兆府将有大作为,你要好生监察其奏章案令,本本不能落空,否则咱家拿你是问!”

    宋典听之跪领:“张阿爷、赵阿爷放心,奴下一定打起十二分精神,保证御史阁的奏章在咱们掌控之下!”

    只是说归说,宋典出了内侍总宫阁后,直接着心腹小内官去传话赵忱。

    赵忱得到宋典的暗中提醒,立刻召来杜畿、邯郸商、韩志等人。

    “今日阉人内宫阁聚议,口风正中京兆府,诸位以为…那些阉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赵忱发问,杜畿着虑一二,道:“大人,当务之急不是管阉人怎么做?而是咱们怎么做?只要黄巾贼道的罪案坐实,阉人勾连其中,百官通罪其内,这份奏章举到陛下案前,无论是阉人还是清流士、外戚,都得跪地授首!”

    “没错!”邯郸商也附议:“这一两日,本官借由杜大人和公子所呈的消息,已经锁定诸府司官吏三十余人,其中半数以上都与阉人封谞、徐奉有所勾连!”

    “果然是这般情况!”

    赵忱皱眉沉思,须臾不过,赵忱道:“杜畿,立刻拟案事,不日本官便亲自进宫面见陛下,以奏近况!”

    “大人勿急!”

    邯郸商赶紧拦声:“公子那边行事还未稳妥,大人贸然出手,公子那边肯定要受到影响,介时府上内女受人要挟,公子一旦心急,肯定会给旁人可乘之机,那时大人的大计就会受损!”

    “区区几名女子,又有何妨?”

    赵忱几十载的官场沉浮,胸心早已坚硬,尤其是儿女之情上,除了赵范这唯一的赵府血脉能够让他顾忌外,怕是没有什么不能舍得,而且赵忱也知道汉帝冒百官大不讳的谏罪风浪晋升自己的缘故,不外乎自己的身份尴尬,左右诸派哪个也融不进去,这样官员就如盖勋一样,再怎么有能力,但凡时机到头,就是卸磨杀驴的结果,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赵忱必须完成汉帝的授意,借着功赏风之际,以报赵范外出落职,那时内外两合,赵府一门方能安稳。

    在这样的思量下,赵忱没有顾忌赵范暗行救人的路子,直接强力出手,几个时辰后,杜畿拟好奏本案事,赵忱细细估量之后,便在府吏的随同下入宫面圣。

    只是赵忱心系赵范,所行皆为大面掌局,可赵范心性活脱,重情重义,在柳儿、小离、珠珠三人不见踪迹,受人要挟之时,受命其下的吕虔、陈到、庞淯等人已经各行追风,而这除了给洛阳城的其它势力眼疾外,也埋下过后重中生乱的果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