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科幻·灵异 ->某美漫的死亡主宰简介
听书 - 某美漫的死亡主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 我想善良,哪怕身在地狱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二零零九年!

    纽约州,地狱厨房!

    一个压低帽沿的黑衣人如同幽灵一般在一条条小巷子里徘徊。

    哪里有枪声。

    哪里有死亡。

    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黑衣人就像是黑夜的行者。

    死亡的行者!

    “踢踏踢踏....”

    “又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冷冷的话语让人心中发寒。

    黑衣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巷子里传出去老远老远。不多时黑衣人站在一个倒在血泊中的白人面前。

    白人并没有死亡。

    看到黑衣人的出现,白人张大了嘴巴,眼神中露出渴望,这是对生的向往。

    “好,我送你一程....”

    “妈惹法克!”

    “噗嗤...”

    锋利的刀子划过白人的大动脉。

    白人那绝望的目光中带着对这个世界深深地眷恋和错愕。

    见此黑衣人微微一笑。

    勾了勾手指,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白人的魂魄居然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白人很困惑,自己不是死了吗?

    “你是什么人?”白人在问。

    黑衣人微微一笑:“你可以称呼我为,死亡主宰!”

    “你就是死亡行者?”

    “欧尼谢特,是死亡主宰!!”

    “叮,恭喜宿主捕获一级恶魂一只,奖励本源点1。”

    “嗡....”一道涟漪扩散开来。

    一个拇指大小的黑洞将一脸恐惧的白人彻底吞噬。

    见此黑衣人却摇头发出一声叹息:“一级恶魂,守株待兔是不可取的错误选择。”

    黑衣人是华国人。

    为了方便交流取了个英文名。

    维克多雨果!

    这个名字从哪来的?好像是一本诗集。

    不对,维克多是本源地球的华国人!

    在这个世界。

    维克多无亲无故孑然一身。

    是广大穿越众的一员。

    那是某天某月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时刻。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不提也罢。

    可惜的是维克多来到这个世界已经长达半年了,唯一的金手指,地府系统的开启条件还差足足四十点本源。

    本源是什么?

    系统解释为一切事物的源头。

    任何事物,不管是生灵还是物品,只要有价值,就可以兑换本源。

    除此之外。

    为了保证在系统正式开启之前,宿主能活下去,系统免费赠送了一项福利。

    那就是不死之身!

    维克多是一个打不死的怪物。

    核弹看到他都要哭的那种。

    根据系统的解释,身为宿主,维克多的存在就代表死亡,是死亡的主宰,黑暗的源头,万物的归宿,怎么可以死呢!

    反正很高大上,可惜现在是见习的。

    “欧尼谢特,是死亡行者,我们走!”

    黑夜中,有人看到了维克多的身影,仿佛感觉很晦气似的转身就走。

    不是他们不想找维克多麻烦。

    这半年来已经有不止一百人将黄橙橙的小可爱捅到维克多的脑门里。

    问题是除了浪费子弹,连血都见不到,这就是赔本买卖好吗。

    黄澄澄的小可爱也是要用钱买的。

    维克多的身体可以在虚实之间转换,遇到危险的时候是被动,没有危险的时候可以主动,就问你牛不牛!

    “嗨,你们别走啊,火拼一场嘛,我会为你们鼓掌的!”维克多看到远去的人群嚷嚷了起来,一脸的无奈和沮丧。

    “该死的死亡行者,上帝诅咒你!”

    有人在心中呐喊,脸上却挤出勉强的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好吗。

    “罢工罢工,我们喝酒去,今天的酒你请了,阿尔法!你要感谢我不杀你”

    “该死的,库博,明明是我手下留情,下次我一定要让你死!”

    “那就明天见!”

    “呱呱.....”

    维克多头顶有乌鸦在叫,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还在火拼吗?

    为什么不打了?

    他只是来收个尸,啊呸,是收个魂,招谁惹谁了?你们死快点别影响我进度啊!

    “谢特,看来今晚白跑了!”打开系统界面,维克多看到激活系统仅剩的四十点本源,心中就是一种无奈。

    目前地府系统的等级是零级。

    开启系统需要本源点100,也就是说这半年里维克多收走了数十条魂魄。

    其实维克多可以动手杀人!

    只要维克多放弃自己的坚持,以他不死之身的特性,走到任何一个黑帮聚集地,短时间内都可以获得大量本源。

    “我想留一颗本心,哪怕身在地狱!”

    维克多抬头望天,目光深沉。

    摇头叹息一声,维克多转身离开,除了必死之人,他只杀大奸大恶之人。

    比如之前嚣张一时的杀人狂魔纳沙,就是他亲自杀死的,而且手段很残忍!

    纳沙是个毫无人性的恶魔。

    他喜欢虐杀。

    不分老幼,不分男女,只要是个人落在他手中,被杀的方式都是剥皮碎尸!

    哪怕是孩子!

    两个月前,维克多亲眼看到一具小女孩血淋淋的碎尸被救护车带走。

    那一刻维克多愤怒了。

    哦,上帝你瞎了吗!

    这个小女孩最多只有三岁,本该充满笑容的小脸上只剩下了恐惧!

    身为死亡主宰。

    维克多觉得自己有必要给死不瞑目的小女孩一个交代!

    那一天是维克多第一次主动出击!

    在地狱厨房的酒吧里。

    维克多当着纯内提瑞斯黑帮数位当家人的面,手握大号的汤勺。

    一榔头一榔头砸死了纳沙。

    纳沙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同时也让所有在场的人第一次真正的见识到了死亡行者的恐怖!

    “看到死亡行者要绕道走,哪怕是全知全能的上帝!”

    “该死的,他就是个杀不死的恶魔!”

    “谁能杀死他?为我们除掉一害!我一定会每天为你祷告的!”

    伴随着维克多死亡行者的称谓在地狱厨房崛起。不管是警局还是FBI都将视线落在了维克多身上。

    树大招风是至理名言。

    与纯内提瑞斯黑帮的情况相同。

    哪怕是政府执法机构出面,他们拿维克多也是束手无策,虽然他们有心惩戒罪犯。

    是的,杀死纳沙的维克多,在执法机构看来就是该死的杀人犯!

    这很扯淡不是吗?

    正义在铲除邪恶的同时也被定义邪恶。

    这就是执法权的重要性。

    可惜就算是警局高层派遣数百全副武装的特警严防死守。

    维克多也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造成的结果就是,维克多上了所有执法部门的黑名单。

    不能惹的那种,浪费纳税人的美元是极为可耻的行径

    地狱厨房最大的一家酒吧内。

    震天的DJ刺人耳膜。

    维克多要了一杯波本坐在专属于自己的卡座上,他的出现让不少人脸色难看。

    尤其是纯内提瑞斯黑帮的成员,后者脸上有恐惧和慌乱的颜色。

    “嗨,伙伴,今晚开工顺利吗?”一个白人小伙主动靠近维克多。

    维克多闻言看了一眼小伙子,收回目光后说道:“米瑞斯,远远就能闻到你身上的劣质香水味,拜托你能不能换一款香水?”

    “喔,赞美上帝,维克多,我的伙伴,我可以理解你是在羡慕吗,这可不是香水,而是少女的体香。”米瑞斯一脸自豪的说道。

    “法克!”

    维克多狠狠地骂了一声。。

    米瑞斯是唯一一个敢接近维克多的人。

    “少女?你确定不是男性?”维克多瞄了一眼台上的少女。

    少女搔首弄姿,跳着脱衣舞,目光不止一次看向米瑞斯。

    奸夫**啊.!

    “喔,该死的,维克多,你不能怀疑我的性取向!”想起某一次的不好经历,米瑞斯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那晚上他差点就被一个男性人宝菊了好吗!

    沃特法克,该死的人妖!

    米瑞斯内心怨念丛生。

    “你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维克多抿了一口波本,语气轻松。

    “那总比死在枪口下好的多了,是吗,维克多,你说过会罩着我的!”米瑞斯一脸讨好的笑容,将杯中的威士忌喝了下去。

    他讨厌波本!

    “如果不是看在你给我办了一张假的绿卡份上,你早就死了,米瑞斯。”维克多耸了耸肩说道,脑海中突然回到半年前的一幕。

    那时的他突然来到这个世界。

    整个人是崩溃的。

    米瑞斯是维克多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因为一个面包和一个遮风挡雨的小破屋。

    “反正死了也是跟着你,我可不怕!”米瑞斯喝了一口威士忌,脸上露出让人恶心的笑容。别人不知道维克多的秘密,这半年的相处下,他却能猜到一二。

    而且维克多没有隐瞒米瑞斯的意思。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那你可别死的那么早,不然我也救不了你。”维克多说道。

    这是实话。

    系统没有升级的情况下。

    维克多只能被动的收取魂魄,不能确定这些魂魄被系统收取后是抹杀还是囚禁在什么地方。

    只有系统升级。

    成为系统的正式宿主,维克多才能揭开地府系统的神秘面纱。

    哪怕只是一丢丢。

    所谓地府,其实身为本源地球华国人的维克多哪能不知其中三味?

    “好吧,我听你的,你让我死的时候我再死。”米瑞斯说道:“对了,维克多,我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一个自称惩罚者的男人在和你抢生意。”

    “惩罚者?”维克多皱着眉头,很快回忆起以前看过的一部反英雄类电影惩罚者。

    惩罚者弗兰克·卡斯特。

    前海军陆战队特战教官,精通各种格斗技巧与冷热兵器的使用,身体素质达到了正常人极限水平的怪物。

    “对,一个爱耍酷的人,最近很活跃。”

    米瑞斯点了点头。

    维克多闻言若有所思。

    这个消息怕也是有人通过米瑞斯的嘴巴故意转达给他的吧。

    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对吗?

    “嗨,帅哥,我能请你喝一杯吗?”

    就在这时,一个金色长发有着魔鬼般身材的斯拉夫裔少女凑了过来搭讪。

    维克多撇头看了一眼少女,瞳孔轻轻一颤,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道:“可以。”

    “喔,上帝啊,维克多你是开窍了吗?这是第几个约你喝酒的女生了,你肯定是一个假的维克多,快给我看看有没有戴着人皮面具!”米瑞斯一副夸张的表情大惊小怪,顺带还扑了过去。

    维克多翻了个白眼,躲开了米瑞斯的臭爪子,随即转头对着少女歉意一笑道:“请坐,你可以当米瑞斯是空气,他一向废话比较多。”

    “他的性格我很喜欢。”斯拉夫裔少女微微一笑,那一刹那的惊艳即使是维克多也晃了晃神,但很快目光平静了下来。

    如果不是这幅美丽的容颜太过熟悉,他还真会被少女的伪装所欺骗。

    “你好,我是娜塔莉·拉什曼,很高兴认识你。”少女伸出了如玉一般的右手。

    “我是维克多,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女士。”维克多握了上去,轻轻一触收了回来。

    “我可以敬你一杯吗?”

    “当然,可以!”

    伴随着酒精进入体内,维克多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不明所以的少女渐渐的趴在了他的身上露出了婀娜的姿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