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奇幻·玄幻 ->空山剑雨简介
听书 - 空山剑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322 最后牵绊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双方还未交手,仅仅只是白龙身上此刻散出的气息,就已经让沈牧之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可想而知,这白龙虽不是真龙,但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沈牧之一时没敢妄动,站在原地,心头快速衡量着自己此时若是全力出手有几分把握能够逃出去。

    白龙一声怒吼结束,硕大的龙头一动,便扭动着身体朝着沈牧之冲来。

    见状,沈牧之就是不想动也得动了。

    只是,他刚一动,周围那些龙柱之上,流光闪动间,一个个龙头纷纷探出,而后同时张嘴咆哮起来。巨大声浪汹涌而出,卷着狂风从四面八方朝着沈牧之冲来,一下就将其本打算后撤的步子给困住了。

    眼见着前方那白龙已经快冲到身前,沈牧之只得出剑。

    剑光刚刚亮起,前方白龙眼中突然红光一盛,龙身上那些洁白鳞片的缝隙之中,有金红光芒绽出。瞬间,白龙化作金龙。

    白龙身上本就让人心惊的气势,此时又多了一股远古洪荒之意。

    沈牧之心头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妙,但此时为时已晚。

    只见白龙一张嘴,一点金光从它口中飞出,似慢实快地往他飞掠过来。

    那一点金光,看着不过黄豆大小,可当沈牧之目光落在其上的时候,心头却是猛地一阵心惊肉跳。

    他慌忙想要后撤,可这时,周围那些龙头又是一声咆哮响起,巨大声浪滚滚而出,再次将他后撤的身形给拦了下来。

    这一顿,那点金光已经到了跟前。

    沈牧之只得御剑迎上。

    清冷剑光,与其甫一接触,剑光瞬间就如冰雪一般消融。刺目金光随即炸开,那柄赵正光送他的飞剑,一下就被金光给吞噬了进去,沈牧之只感觉心神一个剧震,就与这柄飞剑断了联系。

    一口腥甜涌上,又被沈牧之咬牙压住,体内灵力全力催动之下,奋力挣开周围束缚,快速往后退去,赶在那团金光将他吞噬进去之前,闪了出去。

    刚刚逃过一劫的沈牧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周围龙柱之上,忽然一道白光射出,直接就朝着沈牧之身上抽来。

    沈牧之闪躲不及,电光火石之间,下意识地就召出了玉剑。

    血红剑光刚亮起,便与那道白光撞在了一起,发出了金石交击的声音。玉剑之上红光闪烁了一下,倒掠而回。而那条带着流光的龙尾,却只是稍微顿了一顿,旋即轻轻一扭,又往沈牧之身上抽来。

    同时间,前方白龙此时也已扭动着身子追了过来。

    前有龙头,后有龙尾,这两者单独一者的实力就足以让沈牧之焦头烂额,现在前后夹击之下,哪还有沈牧之什么活路。

    沈牧之心中亦是清楚,心情往下沉的同时,却也不肯就此放弃。

    就在这时,他右手上带着的扳指突然滚烫起来。

    沈牧之心中不由一动,伸手一把握住玉剑,扭身就往那道追击而来的龙尾上劈了过去。血色红光亮起,铛地一声巨响之后,红光随即黯淡,带着沈牧之整个人往后倒飞而去。后面,正好是那追过来的龙头。

    那白龙看着飞在半空中的沈牧之,金红色瞳孔一缩,张嘴就往沈牧之咬去。

    倒飞而来的沈牧之,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动静,亦或者他此时已经无力改变局面,眼见着沈牧之就要命丧龙口之中,就在此时,他突然一个扭身,破碎不堪的大袖在半空飞掠而过的时候,一柄长刀忽然出现在其手中,朝着张开的龙嘴猛地扎了下去。

    长刀之上,红色光芒大炽,尽数没入了龙嘴之中。

    白龙身形猛地滞住,而后金光湛湛的龙身之上,忽有无数红色细线浮现,扭动着逐渐布满了全身。

    咬牙抓着长刀不敢松手的沈牧之,目光瞥见这一幕后,一股危险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接着,他毫不犹豫就松了手,扭身就往后逃去。

    刚转过身,身后便是轰地一声巨响。

    紧接

    着金红二色光芒卷着狂风巨浪咆哮而来,重重撞在了还未来得及逃开的沈牧之后背之上,无比强横的力量瞬间就带着他往远处飞了过去。

    身后,隐约还有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可此时沈牧之已经顾不得去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他此时就如同海啸之中的那叶孤舟,沉浮在狂暴的海面上,生死皆已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场接二连三地爆炸才终于停歇。

    原本那条长得让人都不知道要走多久才会走完的龙柱石道尽数摧毁,无数碎石散乱满地,隐约可见其上那栩栩如生的雕刻。只是,这些雕刻之上,再无流光闪过。

    沈牧之浑身瘫软地靠在其中一块大石旁,抬手抹了一把嘴角不断溢出的鲜血,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头也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呢还是说自己幸运呢!

    他本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却没想到,还真让他给撞对了!那柄长刀竟然还真有如此威力,不仅解决了那条白龙,竟还将整条龙柱石道都给解决了!

    不过,龙柱石道虽然解决了,可他也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是不用做什么了,只管老老实实在这待着疗伤就是。

    想及此处,沈牧之不由得回头去看了一眼 不远处那扇石门。

    刚才这里连番的包扎,这扇石门内的甬道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听那轰隆声响,应该是又有坍塌。这下,那甬道应该是堵得更严实了。

    不过,他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如此一来,沈牧之倒是也能安心在此疗伤,不用担心那神秘人会从里面出来打扰他。

    想着,沈牧之便苦笑了一下。

    或许是觉着那神秘人出不来,心身俱疲的沈牧之,渐渐的便有些扛不住,靠着大石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隐约中听到耳旁似乎有人在喊他。

    那声音,听着还有些熟悉。

    他强忍着困意,勉强将眼睛睁开了一丝缝隙,顺着那丝缝隙往外望去,只见昏暗之中,一张熟悉的脸,正满脸焦急地盯着他!

    “牧之!你怎么样?”就连声音里,都充满了焦急。

    无论是脸,还是声音,都好熟悉!

    沈牧之皱了皱眉头后,忽然想到,这声音和这脸都是玄诚的。

    意识到后,他忽地愣了一下。玄诚不是被神秘人带去阴城了吗?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看来是个梦啊!

    想着,他便又苦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玄诚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这个样子,前无路后无门的,到底该怎么去救他?

    沈牧之越想越灰心,越灰心就越愤怒,越愤怒就越清醒。

    越清醒,眼前的脸和声音就越清晰。

    终于,啪地一声,沈牧之忽然感觉脸上一痛,而后整个人突地浑身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

    不过,看着眼前玄诚这张脸,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在这……”

    玄诚拧着眉头,没立马答他的话,先拉着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确定他人已经清醒,体内虽有伤势但已无大碍后,才松了一口气,而后才缓缓说道:“我还想问你呢,这是怎么回事?”

    沈牧之此时脑子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听了他的话,心中已然有了一个猜测,只是,想到自己这一番折腾,还差点把性命丢在了这里,不由得又苦笑起来。

    玄诚见他如此,眉头拧得更紧,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沈牧之便将当时他将玄诚从阴城那边带出来后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说到他解决掉那头阴灵回来找玄诚发现玄诚不见了后,他苦笑着说道:“当时我以为你被那个神秘人给趁机带走了,所以就想回阴城找你。结果赶到甬道的时候,被人拦下了,那人还把甬道给炸了。我没办法,只好退出来,另外想办法。结果没想到,这条石道也是另有玄机……”说到与那条白龙之间的大战,沈牧

    之只轻描淡写的两三句话就概括过去了。不过,不用他细说,就这眼下的废墟还有玄诚之前找到沈牧之时那个状态,也能猜得出,当时那战斗有多激烈和危险。

    沈牧之不想让玄诚心有内疚,连为何当时玄诚二人离开那里都没留线索都没问,就立马说道:“不过,你没事就好!”说着,转头四顾,想寻徐然然的身影。

    玄诚道:“她不在这里,我已将她送出去了!”

    沈牧之闻言一愣,盯着玄诚,不由惊喜:“你找到出去的法子了?”

    玄诚点头,旋即拿出那颗镇魂塔上取下的圆珠,道:“这就是钥匙。”说着,又问沈牧之:“你现在能动吗?能动的话,我们先出去再说!”

    沈牧之点点头:“能动。”

    “那我扶起起来。”玄诚说着,就将沈牧之从地上拉了起来。刚要走时,沈牧之忽然想到他那两把剑,还有那柄长刀都还在这里。于是,叫住了玄诚,将事情说了一下。

    收回玉剑倒是不难,玉剑已经大炼,除非玉剑被毁,或者被阻隔了联系,否则无论多远,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回来。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随着沈牧之的心念一动,一抹红光便在远处的一堆碎石中飞了出来,朝着他这边掠了过来,眨眼就到了眼前,随着沈牧之的大袖拂过,玉剑便已被他收入体内。

    但赵正光送的那柄飞剑,沈牧之当初还在大剑门的时候是打算等迈入中境的时候再大炼那柄飞剑的,但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沈牧之也就放弃了那个念头。所以那柄飞剑一直都是小炼的状态。先前接了白龙的那一点金光之后,沈牧之与那柄飞剑的联系就被切断了。本以为只是暂时的,可此时无论沈牧之怎么动念都察觉不到那柄飞剑的位置了,他立马意识到他与那柄飞剑之间的联系恐怕是彻底被切断了。甚至,还有一个可能,那柄飞剑已经毁了。

    至于,那柄长刀……

    那柄长刀似乎自主意识强烈,沈牧之觉得它很有可能已经趁机逃离了。

    长刀非凡,要是就这么没了,固然有些可惜,但沈牧之对于这些身外之物,素来心态比较平和。只是那柄赵正光送的飞剑,若是就此毁了……

    玄诚大概是看了出来,主动说道:“飞剑材质特殊,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损毁的。我们先在附近找找吧!”

    沈牧之沉默着点了点头。

    两人随即在附近的碎石堆中翻找起来,片刻之后,赵正光送的那柄飞剑没找到,倒是那柄长刀先找到了。

    沈牧之看着那柄插在半个龙头之中的长刀,心头情绪有些复杂。

    想找的找不到,不想找的,却自己出现了。

    有些时候,老天就是喜欢这么逗弄世人。

    经过了那一场爆炸过后的长刀,其上那种满是煞气的危险气息此时已经不见了,此时看着跟普通长刀,已无太大区别。

    沈牧之拿在手中端详了一下后,还是将其连着刀锋上带着的那半个龙头一起收入了扳指之中。

    而后,沈牧之又与玄诚在周围翻找了一会,但始终都没找到那柄飞剑,连碎片都没有。

    那柄飞剑算是他和赵正光一场师徒情分所剩下的唯一牵绊,如今连这柄飞剑也没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与赵正光之间彻底地没了关系。

    他不在是师,他也不再是徒。再见面,他们只会是陌生人,甚至还有可能是敌人!

    沈牧之目光扫过眼前这片废墟,心头忽然漫过许多凄凉。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亦不过如此。

    许久之后,几乎整片废墟都翻找了一遍的玄诚,有些不忍地走到沈牧之跟前,轻声询问道:“要不,走吧?”

    沈牧之低头看着脚下,迟疑了一下后,点头点头。

    “我背你吧!”玄诚看了他一眼后,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

    沈牧之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翻涌的那些情绪,毫不客气地往他背上趴了上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