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游戏·竞技 ->重生之逐鹿三国简介
听书 - 重生之逐鹿三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481章 冷柔的野望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冷柔直接无视了江卓的冷笑话,违背道法的战斗模式,直接凑到江卓身边,“梦醒月落大约有12枚击杀令牌,你有多少?”

    江卓也没有扭捏,冷柔的动作已经代表了她的诚意和信任,于是他也直接回道,“两倍多点!”

    冷柔那风轻云淡的表情第一次出现裂痕,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冷柔心里也是凌乱着,“24枚以上的击杀令牌?【铜雀台】所有人加起来或许也有这样的成绩,可江卓一个人,就算加上两个战友辅助,又是怎么弄到这么多枚令牌的?”

    江卓可以理解她的震惊,毕竟他参赛之前,就已经知道是吴王墓了。所以的日常训练里,针对性地训练过没芯没肺和花花神棍,使得他们进入地图后,生存能力大大加强。

    除此之外,江卓利用自己的智谋和先知先觉,也捞到了不少击杀令牌,手头的这个数字,他其实还有些不满意的。

    冷柔看了一眼战场,恐怕就算【铜雀台】和【蓬莱阁】这一方获胜,梦醒月落也达不到24枚令牌。

    对面只有19人,阵亡后的击杀令牌或许还会被对面的人及时拾取走,战后【铜雀台】和【蓬莱阁】按照约定好的战利品分配比例,还要分走三分之一的令牌。

    这样一来,梦醒月落差不多也就只能得到10枚令牌而已,这还是运气好的情况。

    而冷柔自己,她手头也只有10枚令牌,想要拿下州赛第一就更不可能了。于是她只能把目光看向江卓,却见他不急不忙地以她为中心绕着圈,让冰舞雪血和紫衣雲梦两人难以下手。

    “你是不是胸有成竹了?”

    “也不能这么说吧?令牌再多,我也得活到最后才行啊!”江卓可不敢大意,要是令牌数第一,偏偏没有成为八强,那才是最悲催的。据说北面有三个州的情况就是这样,令牌最多的家伙最后浪了一把,然后被弄死了。

    “有道理!”冷柔也被点醒了,一个大踏步后退,法杖上闪起点点火星。看她这架势,两个死忠就知道她要认真了,于是便也一起认真了起来。

    “靠!你这小娘皮!”江卓还以为冷柔会跟他做个交易,送他上第一之类的,“你真想玩的话,我就把我底牌送你了啊!”

    警告无效,显然冷柔是打定主意了。

    于是江卓咬了咬牙,决定让冷柔明白谁是老大!

    “啊!”守在冷柔旁边的冰舞雪血惊叫了起来,然后猛一转身,大盾牌糊了冷柔一脸。

    铛的一声,江卓听着都觉得牙疼

    旁边的紫衣雲梦定睛看去,冰舞雪血的背后竟然长出了一丛云梦藤。老藤牵扯住了冰舞雪血的四肢,让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控制了那么一两秒的时间。

    好在几人处于战场的边缘,江卓也用身体挡住了冰舞雪血,否则他这个底牌一出,恐怕三巨头会转过头来一起对付他。

    之前在余干战场上,江卓操控植物的能力震惊了很多人。不过那时候,他施展这个能力的前提,是玩家抬着的一箱一箱的植物种子。

    因此很多人都觉得,江卓的这个能力,需要用大量植物种子作为前提。而吴王墓里并没有植物,事先大家也不知道原来州赛是不限制道具使用的,因此所有人都不把江卓的这个能力放在眼里。

    可实际上,江卓早就知道州赛没有道具限制。因此他的背包里放着一个800格的临时空间袋,800组种子,可以让三巨头爽翻天!

    刚刚他冲锋抓住冰舞雪血的后领的时候,顺手就塞了一把云梦藤的花种。播种就有收获,现在就是收获的时候了。

    紫衣雲梦数箭射出,帮住冰舞雪血解脱了控制。被砸得额头见血的冷柔寒着脸,死死地盯着江卓,老半天才说出一句,“云盖峰给我两个位置,我帮你活到最后!”

    “嘿!你也不能保证自己能活到最后吧?要不咱们合作,我控场,你们输出,大家一起成为八强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江卓指的紫衣雲梦和冰舞雪血,以这两个人的战斗力,想要活到最后,挺难的。

    不说江卓、冷柔、籽昻、梦醒月落和冥王血渐离了,剩下的人里,紫衣雲梦两人综合了职业优势的综合战斗力,也排不进前八。

    冷柔犹豫着,多两个忠心的手下进入州赛八强,对于她的【倾城分舵】打响名气是很有意义的。但云盖熔炉对锻造师的意义,也很大。

    最近这段时间,云盖峰俨然成为了扬州锻造师的圣地。每三天一次的连续三场交流会,让不少只差了临门一脚的锻造师成功完成了突破任务,达到更高一层。

    有他们的宣传,【凌云殿】的名气越来越大,云盖熔炉的作用也渐渐被所有人重视。

    “至于云盖熔炉嘛战后你拿别的东西来跟我交换吧!”

    江卓显然又盯上了冷柔那边的什么好东西,冷柔也没有选择,直接答应了下来。

    双方的战斗越来越敷衍了,而正面战场,损失十分惨重。有时候为了一枚击杀令牌的归属,三巨头成员就能大招齐出。

    又过了十几分钟,双方开始有意识地兑子,然后争抢击杀令牌。普通的高手和战队替补基本上都死光了,战队高手这边,七王战队也被拼死了数人。

    【斩蚩尤】这边,只剩下冥王血渐离、鬼王幽若痕、妖王风吹雪和三个替补手下。对面,梦醒月落、籽昻、韦斯利和四个小喽啰也在针锋相对。

    按数量计算的话,实际上梦醒月落这边还得加上冷柔三人,而【斩蚩尤】这边就多了江卓一个而已。

    “这是你的手笔吧?”江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打到这种地步,竟然还是平局,有些可怕了。

    冷柔不置可否,直接默认了。显然是她的人在搞鬼,从一开始【铜雀台】和【蓬莱阁】这边就处于优势状态,冷柔的人在暗中玩平衡,让平衡局面一直持续到最后。

    难度是有的,不过有心算无心再加上高手把握战机的能力,冷柔的人只要卖一个破绽或者让战友或盟友出现破绽,【斩蚩尤】的人很容易就会成为冷柔手里的一把枪。

    江卓双眼微眯,“想活到最后,力挽狂澜地为【铜雀台】维持住三巨头的尊严,从而让手下归心么冷柔还真是心大啊”

    整个局,想要做成,代价肯定是很大的。别的不说,看眼前的局面,除了冷柔这边的三个人,她的其他手下全都死光了。显然是在维持平衡的过程中,不得不牺牲了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