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东晋小军将简介
听书 - 东晋小军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七章 初饮葡萄酒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腊月十舷拢肆偃耍谖吆粝铝巳偃思尤肓跗讲浚执巳倮吹搅司┛凇H耸啵趵沃咽檀佣影才沤撕笤荷倌晁奚幔侨俨壳虬才诺窖@锩嫒ィ讲琶闱堪捕傧吕础br />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到了下午,刘牢之在宴喜楼摆宴,为刘义之接风洗尘,请了刘和之、何靖、何穆和高素作陪。本来回到京口,应该是在家里摆家宴的,奈何现在家里为刘道芬出嫁的事太忙乱,各种布置不好轻动,外人更是不好进府,不得已只好选在宴喜楼。席间何穆的辈分最高,被众人推向首席,何穆说什么也不肯,只好让刘义之坐了首席,何穆则坐了次席,刘牢之在末座陪着。

    高素这些子他忙着安排人从芜湖转运大批的农具和货物,刚回到京口。他第一次参加刘家的宴会,不过大家都是将门子弟,谈得比较投机。大家听刘义之讲一些在寿军中之事,都很羡慕,渐渐的,话题就谈到了不久前的北伐。

    “谢都督单逃回,诸将只得各自引军而还,争相回退,各不相让,渐至溃败。一群群的溃兵散落民间,到处劫掠,江北是生民涂炭啊。”刘义之唏嘘道。

    众人脸上都露出气愤的神色。

    刘牢之接口道:“谢都督固然是高门名士,然与军事一途,却一窍不通。朝廷启用这等人来进行北伐,他威望不足以服众,又不善于抚绥众将,如此上下离心,就算对上燕军,也是有败无胜。只怕到时候逃回来的人,还不如现在的多!”

    高素点了点头,赞同地道:“哥哥这话甚是。常言道:一将无能,累死诸军,说的正是这种人。”高衡因为北伐被贬,还失去了镇守之地,高素心里一直愤愤不平。

    “是啊!他倒是转跑了,损失的却都是咱们将门子弟。他大不了去职了事,那些回不来的大兵和民夫,该找谁诉冤屈?”何靖气愤地道。虽然何容听从了刘牢之的建议,实力受损有限,却也因兵败受到牵连,降了军号,何靖自然气不过,这时候便出声附和高素。

    一边的何穆却道:“诸位何必气愤如此,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朝廷几次北伐,大都是损兵折将,就这京口城里和对面的广陵,这些年折损了多少人?咱们命不好,没有生在高门大户里,在这里怨天尤人也没什么用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牢之心里冷笑,嘴上却说道:“纵然改变不了什么,也不能哑口无声,只在心里鸣不平!我们军中子弟,不能没有了血!”

    何靖却道:“什么时候咱们将门自己说了算就好了!”

    何穆笑道:“那敢好。只是自来武将在朝廷上就受轻视,没有发言权……”

    刘牢之插嘴道:“舅舅这话可说得差了!武将受到轻视,只是后汉以经取士以后的事,自秦汉以前,那可都是武将最有分量。岂不闻‘国之大事,在戎在祀’?”

    何穆却不以为然:“宦的父亲何亮,眼下在桓温幕府之中,对于依附高门,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实际上晋国中央也无力控制地方政府,地方的刺史、军区的都督都是一些军阀,军队不能算是国家的。武将们各有其主,也并不直接向朝廷效忠。

    刘和之劝慰道:“这等军国大事,也非我们几个人在席间能够决定的,不必为此争执。”他不好武事,也不愿意听到大家为此争论。

    众人闻言,都叹了口气。刘牢之也觉得话题沉重,便挥手叫过侍从,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侍从端上来一个木盒。众人看着那木盒做的很精致,都不解地看着刘牢之。

    刘牢之拿过木盒,向上推开,只见木盒里面,平平放着两瓶葡萄酒,两瓶葡萄酒中间的木格里,又放着两只高脚玻璃杯。

    “大郎这是又酿得新酒?”刘义之问道。

    刘牢之笑道:“是啊,这是今年刚酿出来的葡萄酒,在酒窖里放了半年,刚包装好,还没有上市,趁着今天为大哥接风洗尘的好子,请大家品一品。”

    “自来葡萄酒,只能从西域购进。因为路途遥远,险阻重重,这价格自然就非常高,非一般人所能享受。我们一品汇的葡萄酒,比西域来的还要好些,诸位尝一尝就知道了。”说罢让侍从们分发红酒杯,给每位客人倒了一杯。

    刘义之笑道:“自大郎酿白酒以来,咱们家的酒那是驰名远近,军中诸将皆是艳慕不已。”

    高素附和道:“就是,现在桃花仙已经是世家名门宴客的标配了。会稽一郡每年卖出去的桃花仙便有五千斛。现在补充上这葡萄酒,大晋的高端用酒就都出自刘家了!”

    “不然,”刘牢之谦逊地道,“米酒在中国流行了几千年,人们已经习惯了,绝非一时半刻能够淘汰的。这葡萄酒嘛,还是太贵,也不是一般民众喝得起的。”

    刘牢之把酒杯放在手里顺着摇了几下,闻了闻,露出一脸陶醉的表,然后细细地抿了一口:“诸位请吧!”

    那葡萄酒在酒杯里摇晃起来煞是好看,几个人学着刘牢之的样子摇了摇,刚凑近嘴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入得口来甚为顺滑,几乎不觉得有酒存在,众人不沉醉其中。

    刘牢之补充道:“这酒喝着顺口,却极有后劲,不要以为是跟果酒一样的。”

    葡萄酒在汉代极为珍贵,《三国志明帝纪》中,裴松子注引汉赵岐《三辅决录》:“佗又以蒲桃酒一斛遗让,即拜凉州刺史。”说孟佗送给张让一斛葡萄酒,就得以升任凉州刺史。到了魏晋及稍后的南北朝时期,葡萄酒的消费和生产又有了恢复和发展,成为王公大臣、社会名流筵席上的常用酒。

    魏文帝曹丕非常喝葡萄酒,他在《诏群医》中写道:

    “三世长者知被服,五世长者知饮食。此言被服饮食,非长者不别也。……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蒲萄。当其朱夏涉秋,尚有余暑,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以为酒,甘于鞠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邪。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

    作为一国帝王,在给群医的诏书中,不仅谈吃饭穿衣,更大谈自己对葡萄和葡萄酒的喜,可见葡萄酒在当时的社会认可度。

    陆机在《饮酒乐》中写道:

    蒲萄四时芳醇,琉璃千钟旧宾。

    夜饮舞迟销烛,朝醒弦促催人。

    风秋月恒好,欢醉月言新。

    其中的蒲萄说的就是葡萄酒,饮酒用具乃是“琉璃”杯。

    何靖奇怪地问:“阿全,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竟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会酿酒的;还酿出了这么多种酒,还味道都这么好!”

    刘牢之暗笑:这葡萄酒的酿制办法,后世尽人皆知,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过眼下中国之地,会酿的只怕不多,而且口感也绝对比不上刘牢之所酿。

    刘牢之笑道:“士别三,即更刮目相待!我前年的时候遇到过一位老神仙,那白酒和葡萄酒都是老神仙教着我酿的。因葡萄种植需要时间,比不得酿白酒,有粮食就可以了。”

    “阿全做事大气,别说葡萄酒,单说这装葡萄酒的瓶子和饮酒用的酒樽,只怕就是极昂贵之物。”何穆羡慕地道。

    “还可以吧,这两瓶葡萄酒加上两个玻璃酒杯,放在这个特制的木盒里,售价五千个钱。喝酒嘛,就图个心,不要管他多少钱!”刘牢之故作轻松地道。

    何靖嚷道:“你说得好轻松,五千个钱岂是容易拿出来的!这酒这么好喝,你又卖的那么贵,岂不是让我们干馋着?不行,你得送我几瓶才可以!”众人听了,一起跟着起哄。

    刘牢之笑道:“这个有什么难的?各位走的时候,没人可以带走一提!”

    何靖咧着嘴笑了起来。

    刘牢之又道:“这个葡萄酒因为是第一次酿,所用的葡萄也是刚种植出来的,口感只怕还不算极好,等过两年葡萄树长成了,所酿的葡萄酒会更加香醇。”

    在座的以前都没喝过葡萄酒,也无从比较刘家酿的葡萄酒有什么特别之处。只觉得甚是顺口,不一会儿两瓶酒就喝光了。刘家酿造的葡萄酒是加过白糖的,因此酒精度数还是比较高的。葡萄酒上酒快,很快众人就觉得晕晕乎乎的,也没有心思再听刘义之说北伐之事,酒宴一散,赶紧各自回家了。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